请百度搜索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关键词找到我们!

律师资讯

被继承人生前财产变动对继承人的影响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3-06     浏览次数:    

【案情】

汪耀辉与被继承人王兴兰1995年11月16日登记结婚,双方均是再婚(配偶均已去世),再婚前汪耀辉育有一子**,王兴兰育有一女赵建凤,两人再婚时子女均已成年。再婚后汪耀辉与王兴兰及王兴兰女儿赵建凤共同生活居住在王兴兰与前夫单位分配的合肥市蜀山区霍山路80号1-101室,该房于1998年6月8日由王兴兰与汪耀辉再婚后购买。2001年11月24日汪耀辉又购买了杏林花园小区33号楼406室房产。汪耀辉于2002年4月3日与**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约定将案涉房屋作价59652元于2002年3月1日前交付现金,双方同意于2002年3月4日将房屋交付**,2002年4月4日**向汪耀辉支付60000元,汪耀辉出具收条,该房产转移至其子**名下,**一直占有使用该房屋。王兴兰于2015年8月、2016年7月两次起诉离婚。2017年7月12日王兴兰口述遗嘱“这套房子应该是我俩的共同财产……汪耀辉既然把房子给了儿子,那我这套房子在我逝后给我女儿赵建凤”。王兴兰于2017年9月7日因病去世,离婚案件终止审理。在诉讼过程中,赵建凤申请对汪耀辉出具收条的形成时间及是否是汪耀辉本人签名进行鉴定,鉴于汪耀辉已当庭承认收到**交付的房款,对该鉴定请求不予支持。
二审另查明:王兴兰生前数次离婚纠纷案件中,诉请的夫妻共同财产中未提及案涉房屋。赵建凤本案民事起诉状中其代理人苏柏庭律师划去诉讼请求第二项即“判令诉争房屋杏林花园小区33号楼406室产权归汪耀辉与被继承人王兴兰共同所有”,并签名确认,落款日期为2017年10月12日。
 
【分歧】

关于赵建凤是否有权申请王耀辉与被**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赵建凤有权申请王耀辉与被**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买卖合同双方系父子关系,有利害关系,存在合伙串通,恶意损害了第三人利益。

第二种意见认为,赵建凤无权申请王耀辉与被**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案涉房屋买卖合同签订时处于汪耀辉及王兴兰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汪耀辉作为讼争房屋共有人之一处分了讼争房屋,**亦向汪耀辉支付合理对价,双方所签订的房屋买卖合同应认定为有效合同,赵建凤并非王兴兰唯一法定继承人,且未提供证据证明汪耀辉、**在签订房屋买卖合同时存在恶意串通损害的第三人利益的意思表示,赵建凤主张汪耀辉、**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无效。

【评析】

笔者支持第二种意见,主要理由如下:

本案涉及继承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上诉人赵建风及其母亲王兴兰与被上诉人汪耀辉、**系重组家庭,《房屋买卖合同》发生在被上诉人汪耀辉、**之间,作为王兴兰的继承人之一的赵建凤主张该合同双方恶意串通损害其利益因此请求法院确认合同无效。笔者认为本案应当按照时间顺序进行分析。
最初涉案房屋系被上诉人汪耀辉与王兴兰的夫妻共同财产,2002年4月3日,被上诉人汪耀辉未经王兴兰同意私自与**签定《房屋买卖合同》并随后办理了产权登记,被上诉人汪耀辉的行为明显是无权处分行为,但是合同成立且生效。后来,王兴兰与汪耀辉分别于2015年8、2016年7月两次起诉离婚,在产分割中均为将涉案房屋列入,且在王兴兰口述遗嘱中也显示其已经知道汪耀辉的处分行为而未反对,实际上王兴兰已经以默示的方式追认了汪耀辉的行为,因此该房屋的所有权已经转移,不再是王兴兰与汪耀辉的夫妻共同财产,但是被上诉人**支付的房款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从订立《房屋买卖合同》到王兴兰死亡的整个期间内,上诉人赵建凤与买卖合同不具有任何利害关系。本案上诉人赵建凤的身份是作为案外人王兴兰的继承人的身份存在,其取得继承身份的时间是在被继承人王兴兰死亡后,涉案房屋在被继承人王兴兰死亡前所有权已经发生转移,不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更不属于王兴兰的遗产的一部分,而出售房屋所获得的价款的一半应当作为被继承人王兴兰的遗产,因此作为继承人的赵建凤对涉案房屋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但是对于购买房屋所支付的价款则具有权利。至于《房屋买卖合同》中合同双方当事人如何约定价款则是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表现,上诉人赵建凤既不是合同的当事人,也不是利害关系人,因此无权要求法院确认合同无效。
 

编写人: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涂萍萍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855130110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