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关键词找到我们!

律师资讯

买卖合同中货款问题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3-06     浏览次数:    

【案情】

2013年9月18日,新风木材经营部(甲方、供货方)与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乙方、需求方)签订一份《木材供货合同》,约定:甲方为乙方在合肥市蜀山区小庙镇“蜀南新苑工程项目”供应不同规格木材,乙方指定收货人许业荣验收,出具收货单据;乙方收货后并在正负零付总款60%,结构6层再付总货款的60%,余款结构封顶1月内付清,结构大约在2014年3月底封顶;乙方逾期支付货款,承担全部责任,按该项目木材货款总额的2%支付违约金。王士红在乙方法定代表人签字栏后签名,并加盖“广西华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印章。合同签订后,新风木材经营部陆续向工地供应木材,2014年4月10日,王士红以“广西华南建设集团蜀南新苑项目部”名义向新风木材经营部出具一份证明,证明欠新风木材经营部刘志军木材款978578.6元。
2014年5月30日,新风木材经营部(甲方、供货方)与华南建设公司(乙方、需求方)签订一份《木材购销合同》,约定:甲方为乙方在合肥市蜀山区小庙镇“蜀南新苑工程项目”供应不同产品规格木材;乙方指定饶祖水验收,在甲方提供的货物验收明细单上签字;乙方收到货物后50日内应支付货款总额的40%,余额在年底一次性结清。王士红在乙方签章栏中签名,并加盖“广西华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印章。新风木材经营部继续向工地供应木材,双方每月结算一次,饶祖水以“蜀南新苑项目部”名义分别于2014年5月30日、6月29日、7月30日,向刘志军出具结算单,确定当月收到木材价值分别为423284元、1068809元、35400元,2014年9月14日,新风木材经营部当日供应木材价值29500元。案件审理中,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华南建设公司,对新风木材经营部在2015年5月及以后所提供木材价值,予以认可。
另查,截至庭审时,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华南建设公司已支付刘志军木材款1856793元。

【分歧】

关于新风木材经营部的货款是否已清,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本案新风木材经营部的货款未清,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华南建设公司仍需向新风木材经营部偿还货款678778元及利息损失。

第二种意见认为,新风木材经营部的货款已付清,新风木材经营部提交的关于“证明”中欠款金额及证明人身份的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

【评析】

笔者支持第一种意见,主要理由如下:

新风木材经营部提交的欠条上签有王士红的名字,如何认定王士红与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华南建设公司之间的关系是该证据能否被采纳的关键。新风木材经营部于2013年9月18日跟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签定《木材供货合同》,王士红在乙方法定代表人签字栏后签名,并加盖“广西华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印章。2014年5月30日,新风木材经营部又与华南建设公司签定《木材销售合同》王士红在乙方签章栏中签名,并加盖“广西华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印章,庭审中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华南建设公司并没有否认与新风木材经营部之间的买卖关系,且新风木材经营部也提供了结算清单及送货清单足以证明双方存在真是的买卖关系,而根据两份《销售合同》显示王士红作为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华南建设公司的代表与新风木材经营部订立合同,这足以证明王士红是其内部工作人员,其行为是履行职务行为,因此结合新风木材经营部提供的送货清单,王士红向新风木材经营部出具的欠条的真实性能够予以认可。根据新风木材经营部提供的证据显示其向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华南建设公司提供了木材价值共计为2535571.6元,而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华南建设公司实际支付了1856793元,因此华南建设公司安徽分公司、华南建设公司仍欠新风木材经营部货款678778.6元。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涂萍萍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855130110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