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关键词找到我们!

律师资讯

寻衅滋事、开设赌场罪及黑恶势力案件的认定标准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1-14     浏览次数: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2019)皖0103刑初389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
3、当事人
公诉机关: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一:邱广浩
被告人二:董朝刚
被告人三:张成
4、被告二辩护律师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苏柏庭律师
 
【基本案情】

2015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邱广浩为获取非法利益,先后在合肥市庐阳区城隍庙及包河区桐城路附近的小区内、蜀山区清溪路“徐同泰酒店”楼上606室,开设“百家乐”赌场,并纠集被告人董朝刚及吴某1、张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在赌场内帮忙上分、抽水、“放爪子”。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为向在其经营的赌场内借款赌博的余某、胡某1等人索取赌债,被告人邱广浩先后伙同董朝刚、吴某1、张某、被告人张成及赵家勇(另案处理)等有违法犯罪前科的人员,多次实施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逐渐形成了以邱广浩为首要分子,以董朝刚、吴某1、张某、张成等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为非作歹,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具体事实如下:
(一)开设赌场事实
2015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邱广浩先后在本市庐阳区城隍庙及包河区桐城路附近的小区内、蜀山区清溪路“徐同泰酒店”楼上606室开设“百家乐”赌场,使用从上线处获取的“百家乐”账号,采取以钱换分、押庄押闲的方法供他人进行赌博,同时纠集被告人董朝刚及吴某1、张某等人在赌场内帮忙上分、抽水、“放爪子”,被告人邱广浩则按照赢家赢钱总额的5%和8‰的洗码费进行抽水获取非法获利。期间,胡某1、余某等多次被邀至该赌场进行赌博,致胡某1欠下邱广浩赌债20余万元,余某欠下赌债。
(二)寻衅滋事事实
2015年至2016年5月,胡某1在邱广浩、董朝刚的引诱下多次到邱广浩开设的赌场内赌博,为此欠下20余万元的赌债。为索要赌债,被告人邱广浩带人多次到胡某1的父亲陆某经营位于庐阳区大杨镇的“利港食府”等生意场所吵闹、滋事。2016年6月16日夜,邱广浩带两人到“利港食府”对店门口喷油漆,并将饭店玻璃橱窗砸烂。
2017月6月14日19时许,被告人邱广浩(犯非法拘禁罪,因体内有异物尚未执行)在得知被害人胡某1在其父亲陆某经营的位于合肥市庐阳区大杨镇的利港食府出现后,为向胡某1索要赌债及发泄心中不满,随即带被告人张成及吴某1、赵家勇等人赶到现场,并与已在现场的被告人董朝刚等人一起到该饭店二楼滋事,对陆某、胡某1、胡某1的舅舅胡某2、姨妈胡某3等人随意进行殴打。随后,邱广浩、张成又到饭店一楼大厅对收银台、餐桌进行打砸,严重破坏社会秩序,造成了较为恶劣的影响。经合肥市公安局刑事科学研究所鉴定,被害人胡某1、胡某2、胡某3的伤情构成轻微伤。
被告人邱广浩等人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利港食府”的正常经营和陆某的家庭生活,致使陆某被逼无奈将饭店等生意关闭转让。
另查明,2016年6月17日22时许,被害人余某到邱广浩开设的位于合肥市蜀山区清溪路徐同泰楼上606室的赌场内进行赌博,为此欠下赌债14300元。次日4时许,被告人邱广浩为向余某索要赌债,指使董朝刚、张某带着余某开车前往其家中。途中,因余某不愿配合,邱广浩遂让张某等人将余某带回。次日4时50分许,邱广浩等人将余某拘禁在该赌场内,对其拳打脚踢,用布鞋、皮带抽打及电棒电击等方式对余某进行殴打,并逼迫余某下跪,以迫使其还钱,致使余某身体多处受伤,后余某被迫向亲属借钱将所欠赌债归还。次日11时许,余某在被拘禁约6小时后,方被允许离开。
2016年6月22日至2016年8月2日,邱广浩等人因上述非法拘禁犯罪相继归案。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于2017年4月27日,分别判处邱广浩、张某、吴某1六个月、六个月、十个月的有期徒刑。后董朝刚归案,2018年9月27日,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董朝刚有期徒刑六个月。
再查明,2016年6月6日1时许,为帮万某2(另案处理)向被害人李某索要欠款,被告人邱广浩应万某1(另案处理)邀约,伙同万某1到李某位于合肥市蜀山区颐和花园昆苑11栋704室的楼道内放鞭炮、撒冥币,致使小区居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2017年1月12日,邱广浩经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决定被行政拘留十日。
在案件审理期间,被告人邱广浩的亲属与被害人胡某1、胡某2、胡某3、陆某达成和某协议,被告人邱广浩赔偿了各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共计5.3万元,各被害人对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张成予以谅解。
 
案件焦点

被告人行为是否构成开设赌场、寻衅滋事罪;本案是否属于黑恶势力;被告人是否有可以从宽处罚的量刑情节。
 
苏律师辩护观点

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但认为本案不属于恶势力犯罪,被告人董朝刚一直认罪悔罪,建议对其从宽处罚。
 
法院裁判

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张成结伙随意殴打他人,致三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利用互联网“百家乐”赌博网站设立代理账户,开设赌场,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相互参与的犯罪为共同犯罪,且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均积极参与、具体实施,均系主犯,但被告人董朝刚、张成罪责相对较轻,应根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的作用、情节等分别依法惩处。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系一人犯数罪,应数罪并罚。三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可从轻处罚;案发后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邱广浩曾因吸毒被行政处罚,被告人张成具有前科劣迹等,均应酌情从严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对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犯开设赌场罪指控属情节严重一节,经查,网络赌场对于赌资及渔利数额的认定是按照洗码费等点数计算出来的,虽然不能机械的只能以计算为唯一方法,但本案因客观证据灭失,对认定情节严重的相关数额的主观证据未有固定和排除矛盾,故从有利于被告人的刑法原则出发,不宜认定情节严重。对于被告人邱广浩的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邱广浩的行为不构成开设赌场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邱广浩租赁场地,利用互联网“百家乐”赌博网站设立代理账户,邀约他人到其场地进行投注赌博,其根据输赢点数收取洗码费,获取利益,此行为完全符合开设赌场罪的构成要件,故该节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信;其他辩护意见中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及法律规定相符的,予以采信;相悖的,不予采信。
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
一、被告人邱广浩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5月9日起至2025年3月8日止。罚金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二、被告人董朝刚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2月18日起至2023年2月17日止。罚金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三、被告人张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2月27日起至2020年10月26日止。)
四、对于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因开设赌场犯罪的违法所得,责令退赔,待退赔后,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律师后语】

被告人邱广浩的认为其不构成开设赌场罪。从行为人行为分析,其行为很像聚众赌博罪,聚众赌博,是指组织、招引多人进行赌博,自己从中抽头渔利。这种人俗称“赌头”,赌头本人不一定直接参加赌博。但本案中被告人是以赌博为业,嗜赌成性,一贯赌博,以赌博所得为其生活来源。根据其规模、时间上的延续性和长期性,不应认定为聚众赌博罪。
开设赌场罪是指客观上具有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的行为。被告人邱广浩租赁场地,利用互联网“百家乐”赌博网站设立代理账户,邀约他人到其场地进行投注赌博,其根据输赢点数收取洗码费,获取利益,属于以营利为目的,租赁专门用于赌博的场所,提供赌博用于让他人赌博的,其行为符合开设赌场罪的构成要件。且本罪一旦赌场开始正式营业,并有人实际使用,即成立本罪既遂。
本案中邱广浩的行为仅是利用互联网“百家乐”赌博网站邀约他人赌博,如果是以营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同样构成开设赌场罪。如果其本人还有参赌的情况,可以和开设赌场罪数罪并罚。
寻衅滋事罪,是指肆意挑衅,随意殴打、骚扰他人或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或者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本案中三被告对他人肆意殴打、拘禁、强迫他人下跪、放鞭炮、撒冥币、对饭店喷油漆等行为,完全满足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
那么本案中行为人是否构成黑恶势力呢?首先根据黑社会的基本特征可以排除本案并非涉黑案件。是否涉恶,根据《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强调将“为非作恶,欺压百姓”特征作为审查判断恶势力的主要标准,单纯为牟取不法经济利益而实施的违法犯罪,或者因民间纠纷而引发以及其他确属事出有因的违法犯罪活动,不应作为恶势力案件处理。同时认定恶势力一般要求三人以上、经常纠集在一起、多次违法犯罪活动、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本案行为人行为依据上述标准,应当认定为恶势力犯罪。
另外在全国扫黑除恶风气下,关于办理黑恶案件,笔者应当明确认定标准,既不拔高也不降格,司法机关不能一味追求黑恶势力案件办理数量强行认定、盲目认定。
 
编写人: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冯新悦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皖0103刑初389号
公诉机关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邱广浩(绰号“大龙”),男,1976年1月13日出生,汉族,安徽省合肥市人,高中文化程度,无职业,现住合肥市瑶海区(户籍所在地合肥市瑶海区)。曾因吸毒于2011年8月19日被合肥市公安局瑶海分局行政拘留十日,同年8月29日被强制隔离戒毒二年(未执行)。曾因犯非法拘禁罪于2017年4月27日被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2018年6月2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6月2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监视居住,同年12月3日经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决定被监视居住,2019年5月9日经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执行被逮捕,现羁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朱勇,安徽华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董海成,安徽昊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董朝刚,男,1987年11月21日出生,汉族,安徽省合肥市人,高中文化程度,无职业,户籍所在地合肥市庐阳区。曾因犯非法拘禁罪于2018年9月27日被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2019年2月18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9年2月18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7日经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执行被逮捕,现羁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苏柏庭,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张成,男,1975年1月5日出生,汉族,安徽省合肥市人,初中文化程度,无职业,户籍住址合肥市庐阳区。曾因吸毒于2009年8月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行政拘留十五日,于2009年9月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强制隔离戒毒二年。曾因赌博于2012年3月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五百元。曾因犯抢劫罪于2005年10月9日被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一万元。曾因犯盗窃罪于2018年12月11日被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元,2019年2月27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9年2月27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7日经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决定并由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执行被逮捕,现羁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蔡景文,安徽文奇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以庐阳检刑诉[2019]334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张成犯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于2019年5月2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柴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邱广浩及辩护人朱勇、董海成,被告人董朝刚、张成及合肥市庐阳区法律援助中心接本院的通知指派的辩护人苏柏庭、蔡景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5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邱广浩为获取非法利益,先后在合肥市庐阳区开设“百家乐”赌场,并纠集被告人董朝刚等人在赌场内帮忙上分、抽水、“放爪子”。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被告人邱广浩先后伙同董朝刚、张成、吴某1、张某等人,向余某、胡某1等人索取赌债,多次实施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逐渐形成了以邱广浩为首要分子,以董朝刚、吴某1为骨干成员,以张某、张成等为参加者的恶势力犯罪集团,为非作歹,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庭审中,公诉人向法庭出示报案单、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接处警单、归案经过、银行转账单、刑事判决书等书证;证人陆某、顾某、胡某4等人的证言;被害人胡某1、余某等人的陈述;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张成的供述与辩解;辨认笔录;视听资料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利用互联网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赌博,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并接受投注,赌资数额累计达到30万元以上,情节严重,其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应当以开设赌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张成结伙随意殴打他人,致三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均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系一人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邱广浩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表示认罪,但申辩其不是恶势力,其没有到胡某1家超市闹事。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邱广浩不符合恶势力犯罪集团,其不构成开设赌场罪,就是构成开设赌场罪,也不属于情节严重。其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谅解,认罪悔罪,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董朝刚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表示认罪,但申辩其不是恶势力。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本案不属于恶势力犯罪,被告人董朝刚一直认罪悔罪,建议对其从宽处罚。
被告人张成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表示认罪。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本案不属于恶势力犯罪,被告人董朝刚在犯罪中属于一般参与,情节较轻,认罪态度好,建议对其从宽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5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邱广浩为获取非法利益,先后在合肥市庐阳区城隍庙及包河区桐城路附近的小区内、蜀山区清溪路“徐同泰酒店”楼上606室,开设“百家乐”赌场,并纠集被告人董朝刚及吴某1、张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在赌场内帮忙上分、抽水、“放爪子”。2016年6月至2017年6月,为向在其经营的赌场内借款赌博的余某、胡某1等人索取赌债,被告人邱广浩先后伙同董朝刚、吴某1、张某、被告人张成及赵家勇(另案处理)等有违法犯罪前科的人员,多次实施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违法犯罪行为,逐渐形成了以邱广浩为首要分子,以董朝刚、吴某1、张某、张成等为其他成员的恶势力犯罪集团,为非作歹,欺压百姓,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具体事实如下:
(一)开设赌场事实
2015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邱广浩先后在本市庐阳区城隍庙及包河区桐城路附近的小区内、蜀山区清溪路“徐同泰酒店”楼上606室开设“百家乐”赌场,使用从上线处获取的“百家乐”账号,采取以钱换分、押庄押闲的方法供他人进行赌博,同时纠集被告人董朝刚及吴某1、张某等人在赌场内帮忙上分、抽水、“放爪子”,被告人邱广浩则按照赢家赢钱总额的5%和8‰的洗码费进行抽水获取非法获利。期间,胡某1、余某等多次被邀至该赌场进行赌博,致胡某1欠下邱广浩赌债20余万元,余某欠下赌债。
(二)寻衅滋事事实
2015年至2016年5月,胡某1在邱广浩、董朝刚的引诱下多次到邱广浩开设的赌场内赌博,为此欠下20余万元的赌债。为索要赌债,被告人邱广浩带人多次到胡某1的父亲陆某经营位于庐阳区大杨镇的“利港食府”等生意场所吵闹、滋事。2016年6月16日夜,邱广浩带两人到“利港食府”对店门口喷油漆,并将饭店玻璃橱窗砸烂。
2017月6月14日19时许,被告人邱广浩(犯非法拘禁罪,因体内有异物尚未执行)在得知被害人胡某1在其父亲陆某经营的位于合肥市庐阳区大杨镇的利港食府出现后,为向胡某1索要赌债及发泄心中不满,随即带被告人张成及吴某1、赵家勇等人赶到现场,并与已在现场的被告人董朝刚等人一起到该饭店二楼滋事,对陆某、胡某1、胡某1的舅舅胡某2、姨妈胡某3等人随意进行殴打。随后,邱广浩、张成又到饭店一楼大厅对收银台、餐桌进行打砸,严重破坏社会秩序,造成了较为恶劣的影响。经合肥市公安局刑事科学研究所鉴定,被害人胡某1、胡某2、胡某3的伤情构成轻微伤。
被告人邱广浩等人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利港食府”的正常经营和陆某的家庭生活,致使陆某被逼无奈将饭店等生意关闭转让。
另查明,2016年6月17日22时许,被害人余某到邱广浩开设的位于合肥市蜀山区清溪路徐同泰楼上606室的赌场内进行赌博,为此欠下赌债14300元。次日4时许,被告人邱广浩为向余某索要赌债,指使董朝刚、张某带着余某开车前往其家中。途中,因余某不愿配合,邱广浩遂让张某等人将余某带回。次日4时50分许,邱广浩等人将余某拘禁在该赌场内,对其拳打脚踢,用布鞋、皮带抽打及电棒电击等方式对余某进行殴打,并逼迫余某下跪,以迫使其还钱,致使余某身体多处受伤,后余某被迫向亲属借钱将所欠赌债归还。次日11时许,余某在被拘禁约6小时后,方被允许离开。
2016年6月22日至2016年8月2日,邱广浩等人因上述非法拘禁犯罪相继归案。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于2017年4月27日,分别判处邱广浩、张某、吴某1六个月、六个月、十个月的有期徒刑。后董朝刚归案,2018年9月27日,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以非法拘禁罪判处董朝刚有期徒刑六个月。
再查明,2016年6月6日1时许,为帮万某2(另案处理)向被害人李某索要欠款,被告人邱广浩应万某1(另案处理)邀约,伙同万某1到李某位于合肥市蜀山区颐和花园昆苑11栋704室的楼道内放鞭炮、撒冥币,致使小区居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2017年1月12日,邱广浩经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决定被行政拘留十日。
2018年6月2日邱广浩从合肥义城监狱服刑释放,当日10时许被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责任区刑警二队民警带回审查。2019年2月18日、2月27日,被告人董朝刚、张成在合肥市看守所刑满释放当天,被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责任区刑警二队民警带回审查,当日被刑事拘留。
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邱广浩的亲属与被害人胡某1、胡某2、胡某3、陆某达成和某协议,被告人邱广浩赔偿了各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共计5.3万元,各被害人对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张成予以谅解。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接处警单证实,胡某1案报案处警记录情况及本案立案查处的事实。
2、涉黑涉恶团伙线索摸排表证实,本案系涉及黑恶犯罪线索排查情况。
3、合肥市公安局蜀山分局起诉意见书、蜀山区人民法院判决书证实,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及张某、吴某1等人开设赌场,因索要赌债非法拘禁余某被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决的事实。
4、蜀山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终止侦查决定书、行政处罚决定书证实,被告人邱广浩参与万某2、万某1等人寻衅滋事犯罪,因其情节显著轻微,不认为是犯罪被终止侦查后被行政处罚的事实。
5、归案经过、拘留证、逮捕证、合肥市看守所不予收押通知书、监视居住决定书、庐阳区检察院逮捕决定书证实,2018年6月2日邱广浩从合肥义城监狱服刑释放,当日10时许被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责任区刑警二队民警带回审查后被采取监视居住,2019年。2019年2月18日、2月27日,被告人董朝刚、张成在合肥市看守所刑满释放当天,被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责任区刑警二队民警带回审查,当日被刑事拘留的事实。
6、接受证据材料清单、手机信息、银行转帐单、借款协议、收条、承诺书、门诊病例、出入院记录、情况说明证实,被害人胡某1欠邱广浩赌债情况及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张成到胡某1家饭店打砸,将胡某1、胡某2、胡某3打伤至医院就医的事实。
7、户籍证明、前科查询证明、刑事判决书、释放证明书证实,各被告人的年龄、身份情况及各被告人前科劣迹事实。
二、被害人陈述笔录
1、被害人胡某1的陈述笔录证实,其和董朝刚系同学。2015年6月,董朝刚带其到他表哥黄保齐赌场赌博。结果输掉了六七万块钱。董朝刚劝其继续赌博,他给其做担保。结果都输掉了,还打了22万欠条。从此以后一发不可收拾,其把车子、房子都抵押了,他们看其实在搞不到钱了,就去父亲经营的超市闹事,去家门口喷字,后来父亲陆续还钱给他们。2016年5月,董朝刚带其去清溪路与长丰路交口的徐同泰楼上,邱广浩的百家乐赌场里赌博。开始赢钱,从第三次开始就天天输,没钱了就借邱广浩的钱,陆续打了20万欠条给邱广浩。他也不要求其还钱,就让其天天去玩,其实在没办法,把其爸爸的车开去抵给贷款公司,拿了10万块钱也输掉了,从超市拿的几万块也输掉了。邱广浩等人到其爸超市闹事,其爸一气之下关了超市,但他们又去其家饭店去喷字打砸。2017年6月14日晚,其在自己家饭店吃饭,在邱广浩赌场里做事的一个男子叫其出去,其就知道是找其要钱的。其父亲、母亲胡某5,姨娘胡常珍、舅舅胡某2就跟着出了包厢。在楼梯口看到邱广浩、董朝刚,还有几个人和一个孕妇。邱广浩就冲上来打其父亲陆某和其舅舅胡某2,其母亲就上去拉架,其姨娘护着其被董朝刚拿来砸其的开水瓶划破了左胳膊。其的后背腰部、左大腿都被开水烫伤,手也被热水瓶胆碎片划破了。其父亲陆某眼睛、脖子、手臂都被打伤了;其姨娘胡常珍左手臂受伤;其舅舅胡某2左眼被打肿;其母亲胡某5眼睛被打青了。之后他们掀翻一楼的桌子,吧台就离开了。之前在邱广浩的赌场里还有一个叫吴宗宝的,2017年6月14日晚上,他先带了一个人来饭店,说刚从看守所回来,找其要钱,之后邱广浩也带人来了。关于董朝刚,其已经不欠他钱了。其欠邱广浩15万元,其父亲帮其还了2万4千元的事实。
2、被害人胡某2的陈述笔录证实,2017年6月14日当晚,其在饭店后堂正忙,服务员告诉其饭店大厅有人打架,其看到餐具被摔烂了。其就上楼看到他们和其姐夫(陆某)在吵,接着对方有六七个人打其跟其姐夫,其就和姐夫还手了,其姐姐在拉架也被打伤了。对方有个人拿开水瓶砸,还有一个想去后堂拿菜刀被厨师拦住了。打完之后,对方冲到一楼把吧台电脑等物品和大厅桌椅都砸坏,没付钱就走了。对方人里,其只认识董朝刚,是其外甥胡某1的同学,还有一个短头发四十多岁,不知道名字。之前他们没有来饭店这么闹过,不过饭店被不知道谁砸过多少次,都报警了的事实。
3、被害人胡某3的陈述笔录证实,2017年6月14日晚19时许,其在利港食府后堂工作,其看到有十多个人,把盘子茶杯摔碎了,没过一会,他们冲到利港食府二楼,其跟了上去,看到一个孕妇拿酒瓶砸向其侄子胡某1,随后这10多人就冲上来打其妹夫和侄子。其拉着让他们不要打架,有人打了其左脸一拳,其倒在地上。后来其弟弟胡某2也上来,对面的人直接打了其弟弟,还有人拿热水瓶砸其侄子,其左胳膊被划了很长一道口子流很多血。当时很混乱,只知道对方冲过来老打人,随后有人报警这些人就离开了的事实。
4、被害人余某的陈述证实,余某到邱广浩开设的赌场内赌博,欠下赌债14300元,邱广浩、董朝刚、吴某1等人为向其索债,对其非法拘禁,剥夺其人身自由,期间暴力殴打余某的事实。
5、被害人李某、程某的陈述笔录证实,因工程纠纷,汪某2委托刘胜利向李某要钱,刘胜利找到万某2帮忙,万某2让万某1等人帮忙,2016年6月6日凌晨1时许,邱广浩应万某1之邀到李某所住楼道上一层,在楼道内燃放鞭炮、撒冥币,进行滋扰的事实。
三、证人证言
1、证人胡某5证言笔录证实,其是胡某1的妈妈。2017年6月14日晚上,其在其家饭店收银台帮忙。看到一帮人进来,有个人打了一个正在吃饭的人,还把桌子上的盘子砸掉了。之后其上二楼,看到有人围着其老公还跟其儿子吵架,其才知道是来找其儿子要赌债的。一个穿着七分裤的人(邱广浩)打其老公陆某,其弟弟胡某2是饭店厨师,来拉架也被打了。其也上去拉,被邱广浩推倒在地,打了其好几拳,其的鼻梁眼眶被打肿了。董朝刚拿热水瓶砸其老公,水瓶掉地上又被一个穿白色上衣的光头男子拿起砸其儿子胡某1,其姐姐胡常珍就拉着不让他打其儿子,可是手被破碎的水瓶胆划伤了,其儿子也被开水烫伤了。当时现场很混乱,很多人打其们,最后邱广浩带人下楼,掀掉了一楼的桌子盘子,砸了收银台后离开了。其儿子胡某1欠赌债,之前有人来要过,有时候会到其家喷油漆,堵锁眼,其被董朝刚拦过一次车。这次来的人只认识董朝刚,大概六七个人,其中还有怀孕的妇女,这个妇女还拿瓶子砸其儿子,后来在一楼,还拿红酒倒进吧台的事实。
2、证人陆某证言笔录证实,其是胡某1的父亲,是来报案的。2017年6月14日晚,其在自家饭店包厢吃饭,儿子胡某1说外面有人找他要赌债,当时其就出去了,把儿子拉到身后。然后邱广浩带人来了,其和他说:“差你的钱不是一直在还吗?不是已经讲好了嘛。”可邱广浩上来就打其左眼一拳,当时左眼眶都青了。后来董朝刚要带走胡某1,其老婆胡某5,老婆的姐姐弟弟胡常珍、胡某2都过来拦着。对方一个孕妇扔了一瓶酱油过来,还有董朝刚拿热水瓶砸其和胡某1,当时胡常珍拦着,左臂也被划伤了,其儿子也被开水烫了。邱广浩还带人下楼,把一楼桌子盘子都打碎了离开了。造成店内直接、间接损失共计三万余元。因为2015年至2016年间,董朝刚多次骗其儿子胡某1在邱广浩开的赌场里赌钱,前后输掉几百万。后来从胡某1那里搞不到钱了,就到其的饭店和超市闹事。最后其们谈好15万元把事情了结掉,其先给了2万元借条,然后打了一张13万的借条给邱广浩(借条在邱广浩处),协商每个月还4000。当时也还了4000,目前还差12.6万元。这次闹事,其的眼睛、脖子、手臂都受伤了;胡常珍左臂受伤;胡某2左眼被打肿;胡某5眼睛被打青;胡某1背部腰部腿部受伤。其可以提供饭店的监控视频和病历作证据。2016年6月16日凌晨,邱广浩带了两个人到其家的饭店门口砸橱窗、喷油漆的事实。
3、证人郑某证言笔录证实,其是利港食府的服务员。2017年6月14日晚18时许,一男一女来到利港食府一楼大厅吃饭,过了一会来了一个孕妇和两个男子。后来没多久,又来了几个男的,其中一个男的上去就打了最先来的一男一女中那个胖胖男子的脸,有一个男子的还拿盘子砸胖胖男子,可是没砸到,砸到了其他桌吃饭的小女孩的腿。没一会他们一群人就去了二楼包厢,然后其通知了利港食府的胡经理。那个孕妇来拿一楼的水瓶,其拦着不让,她还用水瓶砸其没砸到,水瓶被他们一起来的一个男子夺去了。还有一个穿黑衣服的人来后堂,被一个厨师赶走了,随后他们一起上了二楼,其听到二楼很吵说要拿刀把他砍死。包括一开始来的一男一女还有后来来的人他们全部都上了二楼,过会这群人把一楼的桌子掀翻就跑了。其们利港食府的胡大姐(胡常珍)胳膊划了很长的口子,流了很多血;胡经理右眼被打肿了;胡总右手肿了;陆总眼角淤青;陆总儿子身上很多血。对方没人受伤的事实。
4、证人顾某证言笔录证实,2017年6月14日下午六点多的时候,董朝刚打电话说谈一下还钱的事情,因为之前借了五万块钱给董朝刚,其就让老公罗某一起去了庐阳区四里河利港食府,同时也通知了其老舅邱广浩。大概晚上7点钟,其老舅邱广浩来了,他看到董朝刚就上去抽了两个巴掌,把大厅的桌子掀掉了。后来其舅舅上楼找到一个人站在走廊那,其心里气愤就拿起服务台上的醋瓶子砸过去。然后就发生了打斗,期间罗某在旁边拉架。打斗结束后,其到了一楼看见有瓶打开的红酒,就把酒倒进吧台离开了的事实。
5、证人罗某证言笔录证实,2017年6月14日下午6点多,董朝刚打电话给其老婆顾某说要谈还钱的事,就一起到庐阳区四里河利港食府,其老婆也通知了邱广浩来。大概晚上7点,邱广浩带了几个人来到饭店,他看到董朝刚就抽了两个耳光,把大厅的桌子掀掉了。后来,邱广浩带的人找到饭店老板的儿子,就带着董朝刚上楼了,在楼上其老婆看到那个人就拿了一个瓶子砸了过去。然后就发生了打斗,当时比较混乱,其跟对方都扭打起来了。很迅速就两分钟就结束了打斗。邱广浩到了一楼就把桌子都砸了,然后其们就离开了的事实。
6、证人胡某4证言笔录证实,董朝刚是其前夫,董朝刚的初中同学胡某1借其母亲2万元。2017年6月14日,其去找董朝刚要钱,董朝刚就说去胡某1父亲开的饭店吃饭不给钱。到了饭店后就看见胡某1上了二楼,董朝刚就联系了顾某,因为胡某1也借了顾某的钱,顾某和她老公、朋友一起来的。吃完饭,其去楼上看胡某1在哪个包厢,看到后其就告诉了董朝刚。然后邱广浩就带了几个人来了,先来的两个人上楼去找胡某1,邱广浩看到董朝刚就打了他两个耳光,还把大厅餐桌上的盘子都砸了,碎片溅到一个小女孩的腿上。紧接着邱广浩就带董朝刚、顾某及其老公还有另外几个人上二楼了,其没敢上楼。紧接着就听到楼上的打斗声,有热水瓶摔碎的声音,还有人大喊大叫,然后其就出去报警了。其记得有个赌场在包河区桐城南路电视台旁边的一个公寓楼,大概2016年底,其去过那里找过董朝刚拿钱,看到他在里面鼠标上分,还有人在玩百家乐。后来有个赌场是在蜀山区长丰路桥水岸云锦小区的事实。
7、证人吴某2证言笔录证实,其是利港食府的厨师。2017年6月14日晚19时许,其听到利港食府大厅很吵就把门打开看了一下,看到一张桌子很乱但是没有人。没过多久,一个男子冲到其们厨房要拿刀,其就把他推了出去。后来听说是打架了。其看到利港食府胡经理受伤了左眼被打肿了,一个后堂大姐胳膊流了好多血,随后利港食府前台就让其打电话报警了的事实。
8、证人孟某、张某、吴某1的证言笔录证实,被告人邱广浩利用“百家乐”在本市庐阳区城隍庙及包河区桐城路附近的小区内、蜀山区清溪路“徐同泰酒店”楼上606室开设“百家乐”赌场,董朝刚及吴某1、张某等人在赌场内帮忙上分、抽水、“放爪子”,获取报酬,邱广浩给其吃喝等及参与邱广浩向胡某1、余某索要赌债而到胡某1家打砸等寻衅滋事及非法拘禁余某等犯罪事实。
9、证人王某笔录证实,其看到胡某1家饭店被邱广浩等人打砸,造成了周围邻里害怕、恐慌的事实。
10、证人汪某1、汪某2、万某2、万某1的证言笔录证实,因汪某2与被害人李某之间的工程纠纷,汪某2委托刘胜利向李某要钱,刘胜利找到万某2帮忙,万某2自己或让万某1等人帮忙,2016年6月6日凌晨1时许,邱广浩应万某1之邀到李某所住楼道上一层,在楼道内燃放鞭炮、撒冥币,进行滋扰的事实。
三、被告人供述与辩解
1、被告人邱广浩供述笔录证实,2016年其在长丰路水岸云锦开“百家乐”场子。当时董朝刚把胡某1介绍来赌钱,董朝刚在其场子里放爪子,有时也帮忙上分,其给点报酬给他。胡某1一共欠了大概20多万元赌债,有一部分也是借的现金给他的,后来其找不到他,找他父亲陆某要债,其给他打个折还15万元,并让他父亲打一个欠条,约定每个月还4000元,其还跟胡某1父亲讲找到儿子就一起把钱还给其。这15万元里还包括顾某的钱,是通过董朝刚担保的。6月14号那天晚上其正在外面吃饭,接到其外甥女顾某的电话说看到胡某1正在他父亲的饭店里,她和她老公罗某还有一个朋友已经在那了,其叫上一起吃饭的吴宗宝、赵家勇等人一起去了胡某1父亲的饭店利港食府,其就上去打了董朝刚两巴掌,还把桌子掀掉了,碗碟都掉在地上了。先是吴宗宝、张成上楼,紧接着其带上董朝刚上楼,其看见胡某1还有他父亲陆某,就动手打了陆某的脸,后来跟对方打起来,都动手了,当时董朝刚也拿一个热水瓶砸了胡某1,其后来还打了陆某的妻弟(胡某2),后来其带着朋友一起下楼,到了一楼大厅,其和张成把桌子都掀掉了,桌上的碗和盘子都掉地上,然后还把收银台的东西砸掉了,之后其们就回去了的事实;证实2016年6月中旬的时候一天半夜,就带了人在陆某的饭店门口用油漆喷了字“陆辉还钱",民警出示的视频上的人是其还用砖头把玻璃橱窗砸碎了,并对公安机关出示的监控视频中参与的人员进行辨认的事实;证实其与董朝刚、张某非法拘禁余某的犯罪事实并因此被判刑的事实。
2、被告人董朝刚供述笔录证实,其和胡某1以前是同学关系,在2015年至2017年间,其带他在蜀山区长丰桥的一个赌场里赌博,其在邱广浩的赌场里放爪子,邱广浩在里面抽水,除了胡某1,还有一些人在里面赌博,有“胖二哥”、“四爷”、“黑皮”。后来胡某1在赌场里欠了二十几万,其做的担保,邱广浩和他打了10万元折扣,谈好是给15万元,可是之后胡某1就消失了。2017年6月14日,其约顾某来利港食府吃饭,其前妻、顾某老公和朋友都在场,其在饭店的时候和顾某说看见胡某1了,顾某通知了邱广浩,过了一会,邱广浩朋友吴宗宝来了,然后邱广浩也带人来了,他上来就打了其两个耳光,还砸了饭店的桌子盘子。后来他们都上了二楼,顾某拿了一个瓶子砸了胡某1,就开打了。当时比较混乱,其拿了一个热水瓶砸了胡某1父亲。打完就下楼了,看到邱广浩把一楼大厅的桌子都掀掉了的事实;证实其参与邱广浩、张某非法拘禁余某的犯罪事实并因此判刑的事实。
3、被告人张成供述笔录证实,2017年6月14日晚上,其和邱广浩在外面吃饭,邱广浩接到一个电话,说找一个人要钱去,听说是在邱广浩的赌场欠的赌债,当时一起吃饭的还有吴某1、邱广浩的几个朋友一起乘坐两辆车到大杨镇的利港食府当事人父亲的饭店,晚20时许,进门之后看到邱广浩的外甥女和外甥女婿、董朝刚和一个不认识的都在。邱广浩看到董朝刚在大厅吃饭就上去打了他两巴掌,后来还把桌子掀了,董朝刚说欠钱的人在二楼吃饭,邱广浩让其跟着吴某1一起到楼上找,在二楼楼梯口见面之后,争吵并打起来,邱广浩打了欠债人的父亲,跟在后面的人也都跟着打起来,小伙子的亲戚也在拉架都被打伤,其当时跟在邱广浩后面,跟欠债小伙子的父亲打起来,朝他身上拳打脚踢,对方的人也反抗了,其看到董朝刚拿热水瓶砸了人家,对方有几个人身上流血了。结束后到了楼大厅,其和邱广造把桌子都掀掉了,还把收银台的东西都砸掉了,吃饭的顾客都跑掉了,视频中穿黑色短袖和黑色运动鞋、瘦瘦的人是其.现场的人基本都参与了,其认识吴某1、董朝刚。去利港食府的目的是邱广浩让一起去撑场面,跟在邱广浩后面壮势子的事实。
四、视听资料现场监控光盘证实,公安机关调取了案发现场监控视频,显示邱广浩等人为向胡某1索债,于2016年6月16日晚带两个人一起到利港食府泼油漆,对店面橱窗进行打砸及2017年6月14日18:27董朝刚等人进入利港食府,19:34邱广浩等人到场,至19:42邱广浩下楼到一楼大厅掀翻三张桌子,打砸吧台,时间8分钟,一楼大厅显示3桌吃饭的客人见状离开,二楼走廊打架现场混乱,邱广浩等人情绪激动的事实。
五、辨认笔录证实,邱广浩吴某1保、赵家勇进行辨认的事实。
六、鉴定意见
合肥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经合肥市公安局刑事科学研究所鉴定,被害胡某1辉胡某2青胡某3珍的伤情构成轻微伤的事实。
七和某解协议、谅解书证实,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邱广浩的亲属与被害胡某1辉胡某2青胡某3珍陆某汉达和某解协议,被告人邱广浩赔偿了各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共计5.3万元,各被害人对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张成予以谅解的事实。
对于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张成的辩护人关于本案不属于恶势力犯罪集团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邱广浩纠集被告人董朝刚、张成等人在本市多地实施的开设赌场、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违法犯罪活动,属于在一定区域,经常纠集在一起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扰乱社会生活秩序,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的犯罪集团,且以邱广浩为首要分子,以董朝刚、张成等为其他成员,为非作恶,欺压百姓,符合恶势力犯罪集团的特征,对该犯罪团伙应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
本院认为: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张成结伙随意殴打他人,致三人轻微伤,情节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利用互联网“百家乐”赌博网站设立代理账户,开设赌场,其行为均已构成开设赌场罪。相互参与的犯罪为共同犯罪,且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均积极参与、具体实施,均系主犯,但被告人董朝刚、张成罪责相对较轻,应根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的作用、情节等分别依法惩处。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系一人犯数罪,应数罪并罚。三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可从轻处罚;案发后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邱广浩曾因吸毒被行政处罚,被告人张成具有前科劣迹等,均应酌情从严惩处。公诉机关的指控,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对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犯开设赌场罪指控属情节严重一节,经查,网络赌场对于赌资及渔利数额的认定是按照洗码费等点数计算出来的,虽然不能机械的只能以计算为唯一方法,但本案因客观证据灭失,对认定情节严重的相关数额的主观证据未有固定和排除矛盾,故从有利于被告人的刑法原则出发,不宜认定情节严重。对于被告人邱广浩的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邱广浩的行为不构成开设赌场罪的辩护意见,经查,被告人邱广浩租赁场地,利用互联网“百家乐”赌博网站设立代理账户,邀约他人到其场地进行投注赌博,其根据输赢点数收取洗码费,获取利益,此行为完全符合开设赌场罪的构成要件,故该节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其他辩护意见中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及法律规定相符的,本院予以采信;相悖的,本院不予采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三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意见如下:
一、被告人邱广浩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五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5月9日起至2025年3月8日止。罚金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二、被告人董朝刚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2月18日起至2023年2月17日止。罚金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三、被告人张成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2月27日起至2020年10月26日止。)
四、对于被告人邱广浩、董朝刚因开设赌场犯罪的违法所得,责令退赔,待退赔后,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赵 霞
人民陪审员  李长应
人民陪审员  吴群霞
二〇一九年八月二十二日
书 记 员  汪 倩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855130110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