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关键词找到我们!

律师资讯

一起讨债未果演变的非法拘禁罪(2019)皖1523刑初18号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1-02     浏览次数: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安徽省舒城县人民法院(2019)皖1523刑初18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非法拘禁罪
3、当事人
公诉人:舒城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吴春生
4、被告人辩护律师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苏柏庭律师
【基本案情】
2012年下半年,被告人吴某某向被害人陈某2发放高利贷款数十万元。2013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吴某某纠集潘某、黄某、常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在舒城县境内通过非法拘禁、殴打、恐吓等方式多次向被害人陈某2及其家人逼债,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形成恶势力。具体事实如下。
1、2013年10月中下旬,吴某某伙同潘某、黄某、常某等人将陈某2看管在舒城县城关镇“舒城宾馆”、“东方商务宾馆”客房内长达10日。期间,吴某某对陈某2实施辱骂、殴打等行为。
2、2013年12月中下旬,吴某某伙同潘某、黄某、常某等人将陈某2看管在舒城县城关镇“舒城宾馆”客房内长达6日,后陈某2逃跑,吴某某、潘某将陈某2配偶潘能云带至“壹家快捷宾馆”8309房间内看管数小时。
3、2014年1月中旬,吴某某伙同潘某将陈某2看管在舒城县城关镇“金缘大酒店”客房内长达10日。期间,吴某某对陈某2实施殴打、侮辱等行为。
2018年5月30日,吴某某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繁荣路128弄绿地梧桐苑154号被上海市公安局民警抓获,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吴某某伙同他人为逼迫他人偿还高利贷,多次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超过24小时,且具有殴打、侮辱等情节,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刑事责任。
案件焦点
被害人有无过错,被告人有哪些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理
律师辩护观点
一、本案系因被害人借款后不守诚信、违约不还款而导致的一起民转刑的案件,受害人本身的过错是导致该案发生的主要诱因。
二、被告人在拘禁过程中并未有太多的限制其人身自由的行为,被害人有很大的人身自由,非法拘禁的情节较轻。
三、本案并非共同犯罪,也不符合涉恶案件性质。被告人吴某某与另案处理的潘某某等人在主观上没有共同的犯罪故意。
四、被告人吴某某犯罪情节较轻,主观恶性小。
五、被告人吴某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六、被告人吴某某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
七、被告人无前科无劣迹,系初犯。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吴某某构成非法拘禁罪,由于本案事发有因,对被害人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危害结果,社会危害性小。吴春生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不深且归案后及庭审过程中认罪态度较好,有明显的悔罪表现,根据《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及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规定:未造成伤害后果的,可以在三个月拘役至六个月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被告人又具有当庭自愿认罪、未给被害人造成经济损失等减轻情节。因此,辩护人建议,对被告人吴某某,量刑幅度可以在1年左右。在此基础上,法庭还应考虑到,本案有别于盗窃抢劫等贪利型犯罪,被告人再次犯罪、危害社会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为了更有利于被告人改造,保证其家庭唯一的生活来源不致中断,杜绝产生新的社会问题,可以对被告人适用缓刑。 
法院裁判
安徽省舒城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吴某某伙同他人为逼迫他人偿还高利贷,多次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超过24小时,且具有殴打、侮辱等情节,其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吴某某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且当庭自愿认罪、认罚,构成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理,辩护人关于此节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吴某某辩称没有伙同他人共同对被害人非法拘禁,没有殴打被害人,与查证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辩护人关于被害人借款不还本身有过错;被告人对被害人拘禁对其人身自由限制不多;不属于共同犯罪亦不符合涉恶案件性质,对被告人吴春生可以适用缓刑。评议认为,被告人吴某某以营利为目的,向被害人陈某2发放高利贷,本身不受法律保护,陈某2未能按约支付欠款的合理部分,仅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但此责任与吴某某的非法拘禁犯罪行为的发生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被害人无过错;被告人吴某某纠集多人,多次实施非法拘禁被害人的违法犯罪行为,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长达20多天,且具有殴打、侮辱等情节,构成共同犯罪,且情节恶劣,形成恶势力团伙,应从重处罚;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社会危害性大,不具备适用缓刑条件,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安徽省舒城县人民法院根据被告人吴某某的犯罪事实、性质、量刑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
被告人吴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判决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5月30日至2020年11月29日)。
【律师后语】
本案系因被害人借款后不守诚信、违约不还款而导致的一起民转刑的案件,受害人本身也是具有的过错的,被告人并非以放贷为生,被告人的行为确实构成了非法拘禁罪,在全国扫黑除恶的大环境下,该案判了实刑稍显遗憾。
                                    编写人: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苏柏庭
 
安徽省舒城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皖1523刑初18号
公诉机关舒城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吴春生,男,1980年12月21日出生,安徽省舒城县人,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舒城县。被告人吴春生因涉嫌非法拘禁罪,于2018年5月30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民警抓获,于同年6月5日被舒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0日经舒城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当日由舒城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舒城县看守所。
辩护人苏柏庭,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舒城县人民检察院以舒检刑诉[2018]298号起诉书和舒检刑变诉[2019]3号变更起诉决定书指控被告人吴春生犯非法拘禁罪,于2019年1月2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2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舒城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陈婵娟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吴春生及其辩护人苏柏庭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舒城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2年下半年,被告人吴春生向被害人陈某2发放高利贷款数十万元。2013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吴春生纠集潘某、黄某、常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在舒城县境内通过非法拘禁、殴打、恐吓等方式多次向被害人陈某2及其家人逼债,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形成恶势力。具体事实如下。
1、2013年10月中下旬,吴春生伙同潘某、黄某、常某等人将陈某2看管在舒城县城关镇“舒城宾馆”、“东方商务宾馆”客房内长达10日。期间,吴春生对陈某2实施辱骂、殴打等行为。
2、2013年12月中下旬,吴春生伙同潘某、黄某、常某等人将陈某2看管在舒城县城关镇“舒城宾馆”客房内长达6日,后陈某2逃跑,吴春生、潘某将陈某2配偶潘能云带至“壹家快捷宾馆”8309房间内看管数小时。
3、2014年1月中旬,吴春生伙同潘某将陈某2看管在舒城县城关镇“金缘大酒店”客房内长达10日。期间,吴春生对陈某2实施殴打、侮辱等行为。
2018年5月30日,吴春生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繁荣路128弄绿地梧桐苑154号被上海市公安局民警抓获,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吴春生伙同他人为逼迫他人偿还高利贷,多次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超过24小时,且具有殴打、侮辱等情节,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吴春生对其构成非法拘禁罪无异议,表示认罪,辩称其没有殴打被害人,也没有伙同他人看管被害人。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一、本案系因被害人借款后不守诚信、违约不还款而导致的一起民转刑的案件,受害人本身的过错是导致该案发生的主要诱因。二、被告人在拘禁过程中并未有太多的限制其人身自由的行为,被害人有很大的人身自由,非法拘禁的情节较轻。三、本案并非共同犯罪,也不符合涉恶案件性质。被告人吴春生与另案处理的潘某等人在主观上没有共同的犯罪故意。不属于恶势力犯罪。四、被告人吴春生犯罪情节较轻,主观恶性小。五、被告人吴春生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六、被告人吴春生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七、被告人无前科无劣迹,系初犯。综上,被告人吴春生构成非法拘禁罪,由于本案事发有因,对被害人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危害结果,社会危害性小。系初犯、偶犯,主观恶性不深且归案后及庭审过程中认罪态度较好,有明显的悔罪表现,又具有当庭自愿认罪、未给被害人造成经济损失等减轻情节。建议对被告人吴春生在有期徒刑一年内量刑,可以适用缓刑。
经审理查明:2012年下半年,被告人吴春生向被害人陈某2发放高利贷款数十万元。2013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吴春生纠集潘某、黄某、常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在舒城县境内通过非法拘禁、殴打、恐吓等方式多次向被害人陈某2及其家人逼债,造成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形成恶势力。具体事实如下。
1、2013年10月中下旬,吴春生伙同潘某、黄某、常某等人将陈某2看管在舒城县城关镇“舒城宾馆”、“东方商务宾馆”客房内长达10日。期间,吴春生对陈某2实施辱骂、殴打等行为。
2、2013年12月中下旬,吴春生伙同潘某、黄某、常某等人将陈某2看管在舒城县城关镇“舒城宾馆”客房内长达6日,后陈某2逃跑,吴春生、潘某将陈某2配偶潘能云带至“壹家快捷宾馆”8309房间内看管数小时。
3、2014年1月中旬,吴春生伙同潘某将陈某2看管在舒城县城关镇“金缘大酒店”客房内长达10日。期间,吴春生对陈某2实施殴打、侮辱等行为。
2018年5月30日,吴春生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周浦镇繁荣路128弄绿地梧桐苑154号被上海市公安局民警抓获,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行为。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一、书证
1.开房记录:2013年12月20日至12月22日,吴春生在壹家快捷宾馆的开房记录,房间号307。2013年10月23日至10月26日、10月30日,潘某在东方商务宾馆的开房记录,房间号分别是205、103、103。2014年1月11日至1月27日,潘某在金新缘酒店有限公司的开房记录,房间号是517。2013年12月20日至12月21日,潘能云在壹家快捷宾馆的开房记录,房间号是8309。
2.吴春生、潘某、方林生、王某、钟诵宝、束传才、陈某2、王广伦、潘能云、陈光辉、方仁柱的户籍信息,证明上述人员的身份情况,均具有完全行为能力。
3.案件来源、抓获经过、前科证明,证明该案系舒城县公安局民警在日常工作中发现,后2018年5月30日,吴春生在浦东新区周浦镇繁荣路128弄被抓获。吴春生无犯罪前科。
二、证人证言
1.潘某证言证实:2014年1月份接受吴春生的电话邀约,帮忙向陈某2要债。其伙同吴春生将陈某2看在舒城宾馆里面7天时间,这7天时间内白天基本都在,住过二、三晚上,其和吴春生一张床,陈某2一张床。在舒城宾馆的时候,陈某2没有借到钱被吴春生在腹部踢了几脚。在舒城宾馆期间住宿、吃饭基本都是陈某2给的钱。第8天,吴春生将陈某2带至东方商务宾馆内看着,该住宿和吃饭的钱也是陈某2给的。在东方商务宾馆的第五天,王某和束传才到房间来说了一些威胁陈某2的话。在东方商务宾馆因为没钱吃饭,吴春生踢了陈某2一脚,其也在陈某2胸口推了一下。后来,吴春生将陈某2带到孔集金源大酒店,继续向陈某2逼债,看了大概有四、五天时间。在第三、四天,吴春生接到方林生电话,又新开了一个房间,其和吴春生将陈某2带到新开的房间内了。下午两点许,方林生、束传才他们带着王广伦进来了,吴春生还用拖鞋打了王广伦的脸,还安排陈某2打了王广伦的脸。另外证实常某帮吴春生非法拘禁陈某2至少有48小时。陈某2的妻子潘能云被他们在舒城宾馆、壹家快捷宾馆看过。2013年10月在舒城宾馆看了陈某26天,东方商务宾馆看了陈某210天,人员就是其和吴春生、吴春生带的一个年轻人。2013年12月份,在舒城宾馆看陈某2、潘能云的就是其和吴春生,期间常某和黄某也到房间来了二、三次,一般来了都会在宾馆呆大半天时间,看了6天。在壹家快捷宾馆看潘能云的就是其和吴春生,看了大概12小时。2014年1月份,在金源大酒店看陈某2的就是其和吴春生,看了陈某210天。
2.方林生证言证实:2014年年初,在金源大酒店向王广伦要钱的时候,其先带方仁柱到了潘某、吴春生向陈某2要债的那个房间,一两天后又带王广伦去了,但是否认暴力逼债。
3.王某证言证实:2014年1月份的一天下午,方林生带着其和几个年轻人把王广伦带到孔集金源大酒店房间内,方林生对王广伦逼债。过了一个小时,看到吴春生和潘某带着陈某2从隔壁房间到了我们房间,当时问潘某怎么回事,潘某回答讲陈某2欠了吴春生一百多万元,吴春生把陈某2看了起来,让陈某2想办法还钱。
4.束传才证言内容和王某基本一致,主要证实非法拘禁王广伦时和吴春生、潘某看陈某2在同一个地方。
5.钟诵宝证言证实:2014年2月份左右的一天,通过和束传才联系去了金缘大酒店四楼一个房间,看到潘某、束传才、吴春生、陈某2四个人,当时陈某2很疲惫没有精神,吴春生正在向陈某2逼债,当时束传才说已经呆了2天了。后来王广伦也被看起来了,期间不是吴春生就是方林生让陈某2打了王广伦,看到潘某也打了陈某2。束传才还提出让陈某2冷水洗头等。
6.陈光辉证言证实:2013年下半年一天晚上20时许,吴春生到其住处找父亲陈某2要钱,当晚出去就没有回来。第二天电话询问才知道被吴春生带到舒城宾馆三楼房间了,其跑去看看,发现房间里除了父亲、吴春生还有两个年轻人。父亲被他们逼债,吴春生还让其回家和母亲想办法要钱。第六天中午,吴春生打电话给其告诉其父亲跑了,其出于害怕就去了宾馆房间,看到常某、吴春生和姓汪的,在房间内。当晚21时许,其打电话让其父亲和母亲潘能云一起返回宾馆了,其父亲让其回家了,当时吴春生还把姚安全的车钥匙拿走了。当晚吴春生辱骂其父亲并且把其父亲拉到空调底下吹冷风。当天给了5000元私房钱给吴春生想让他对其父亲好点。第七天,吴春生他们还是在向父亲陈某2逼债,还进行言语威胁。第八天其父亲让其送了本来用于治疗肾病的2万元。第九天,第十天、第十一天,吴春生等人一直对陈某2逼债。在舒城宾馆陈某2被看了九天,在东方商务宾馆被看了好几天。
7.王广伦证言证实:因向方林生借了高利贷,到期无法偿还。2014年1月份被方林生一伙人带到金缘大酒店看起来了,在房间里看到了陈某2也被看起来了。
8.方仁柱证言证实:2013年农历腊月的,因为欠方林生高利贷,被带到金缘宾馆房间内,看到陈某2被三四个人看着。
三、被害人陈述
1.陈某2陈述主要内容:2012年上半年,其代李某某在吴春生处借了30万元,月息6分。后来李某某没有钱,吴春生就向其索债,儿子陈光辉在合肥治病期间,其陪护的时候吴春生就安排人在一起。
2013年10月的一天下午,吴春生带着三个年轻人到其住处要钱,晚上就带其到舒城宾馆,开了二个标间,吴春生将其带到其中一个房间打了,让其还钱,当晚吴春生他们不给其睡觉并辱骂。第二天中午,陈光辉送了五份饭到宾馆。吃过饭后吴春生发火把手机摔碎了。第三天,黄某和常某(音)来到房间,恐吓其还钱。吴春生威胁要将其厂拆掉,其害怕就让儿子取了5000元送给吴春生。第四天、第五天仍被他们在宾馆看着逼债。第六天上午,潘某来到房间,配合吴春生几个人向其索债,当天下午其回家后,开着皮卡车带着家属潘能云去找胡某要钱,被吴春生辱骂,车钥匙被拿走,然后有个姓汪的年轻人就将空调调到制冷模式,让其吹冷风。第七天,黄某和常某还是到房间向其逼债,吴春生让其父子开车去要钱,姓汪的年轻人跟着。第八天上午,吴春生继续逼债,其就把儿子治尿毒症的2万元拿给吴春生,没敢让吴春生打条子。第九天上午,吴春生又对其辱骂,让其打一张104万元的欠条,在他的胁迫下打了104万元的欠条,当天下午吴春生将其带到“东方商务宾馆”逼债,直到第十天。
2013年12月13日,其在合肥办事的时候被吴春生、潘某抓住带到舒城宾馆看了6天。其害怕被打让家属潘能云陪着,吴春生和潘某住隔壁房间。其间,黄某和常某白天带着其到处找人要钱,晚上就在房间里逼债,直到半夜才给睡觉。12月19日下午,其趁机逃跑,其妻潘能云被吴春生带到壹家宾馆,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才放走。
2014年1月16日,其在舒城又被吴春生等人带到“金缘大酒店”。晚上8点多方林生、王某、束传才、钟诵宝四个人来到房间,束传才对其辱骂,让其到墙角蹲着,吴春生和潘某、姓汪的年轻人就看着其不给睡觉。第二天下午,方林生他们带着王广伦到了房间,方林生打了王广伦,还用烫人的茶水倒在王广伦头上,逼着其打王广伦。当时吴春生也踢了其两脚,还让其用冷水浇头。总共在金缘大酒店被拘禁了10天左右。
2.潘能云陈述内容证实:其老公陈某2向吴春生借过高利贷,吴春生索要高利贷的时候分三次长时间将陈某2看在宾馆逼债,其中一次其也被看在宾馆内。
四、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
被告人吴春生供述的内容证实:分两次借给陈某280万元现金,月利率8分,后来让陈某2打了一张104万元的借条。2013年10月份将陈某2带到舒城宾馆逼债,为了防止陈某2逃跑用椅子把房门抵着,椅子把子上放着两个玻璃杯,所以只要椅子一动就能察觉,防止陈某2逃跑。后将陈某2在舒城宾馆看了9天,期间潘某过来帮忙。将陈某2非法拘禁在舒城宾馆的第九天,因为舒城宾馆的房费太贵,就和潘某将陈某2带到东方商务宾馆内,共拘禁了十天。2013年12月的一天,在合肥将陈某2找到了,并带回舒城宾馆非法拘禁了6天时间,后来陈某2逃跑了,一气之下把他家属带到壹家快捷宾馆看了一晚。2014年1月份,将陈某2带到“金缘大酒店”看了10天时间。2013年12月份在舒城宾馆的时候,其让常某看过陈某2,当时常某一个朋友“光头”也在。
五、辨认等笔录
舒城县公安局的辨认笔录6份:钟诵宝辨认出吴春生,陈某2辨认出非法拘禁自己的吴春生和潘某,王某、束传才、王广伦均辨认出吴春生。
上述证据,均经当庭举证、质证,证据间能够相互印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春生伙同他人为逼迫他人偿还高利贷,多次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超过24小时,且具有殴打、侮辱等情节,其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吴春生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且当庭自愿认罪、认罚,构成坦白,依法可以从轻处理,辩护人关于此节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被告人吴春生辩称没有伙同他人共同对被害人非法拘禁,没有殴打被害人,与查证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辩护人关于被害人借款不还本身有过错;被告人对被害人拘禁对其人身自由限制不多;不属于共同犯罪亦不符合涉恶案件性质,对被告人吴春生可以适用缓刑。评议认为,被告人吴春生以营利为目的,向被害人陈某2发放高利贷,本身不受法律保护,陈某2未能按约支付欠款的合理部分,仅应承担相应民事责任,但此责任与吴春生的非法拘禁犯罪行为的发生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被害人无过错;被告人吴春生纠集多人,多次实施非法拘禁被害人的违法犯罪行为,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长达20多天,且具有殴打、侮辱等情节,构成共同犯罪,且情节恶劣,形成恶势力团伙,应从重处罚;被告人的犯罪行为社会危害性大,不具备适用缓刑条件,故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信。综上,根据被告人吴春生的犯罪事实、性质、量刑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吴春生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判决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5月30日至2020年11月29日)。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审 判 长  朱更生
审 判 员  耿传兰
人民陪审员  钱中山
二〇一九年三月六日
书 记 员  赵 婷
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法律条文
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使用暴力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为索取债务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处罚。
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前三款罪的,依照前三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二十五条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二人以上共同过失犯罪,不以共同犯罪论处;应当负刑事责任的,按照他们所犯的罪分别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855130110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