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关键词找到我们!

律师资讯

当心!养虾放笼位置不对变敲诈勒索罪(2016)皖0111刑初218号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1-01     浏览次数: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2016)皖0111刑初218号
 
 
【案情】         

   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1、2015年9月29日上午5时许,被害人李某某驾驶华瑞1××号货船从巢湖闸往散兵镇中材水泥厂方向行驶,途经8号航标附近时,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八人划上各自小铁船,先后强行登上1××号货船,强行扳货船挡位、令其抛锚,围攻、威胁李某某,并以压坏虾笼为由,索要“赔偿金”,后经打捞未发现有压坏的虾笼,八人仍称“不赔钱就不给走”,被害人李某某只得拿800元给艾甲,八被告人在货船上将钱均分后才离开。
2、2015年10月7日上午5时许,被害人朱某某、宛某某分别驾驶皖天宇8××号、5××号货船,从巢湖闸相继向巢湖市散兵镇方向行驶,被告人杨某甲发现两船途径巢湖水域8号航标附近时,遂打电话告诉艾甲,艾甲遂将其铁船划到两条大船旁,令被害人停船,登上5××号货船,将其小铁船拴在该货船船栓上,又电话通知被告人邹某某等人,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六人随即划着各自小铁船,追赶拦截、强登5××号货船,且将小铁船拴在该货船船栓上,并采取扳挡位、下锚、围攻、威胁等方法迫使被害人宛某某停船,再以压坏虾笼为幌子,要求宛某某“赔偿”四、五千元,后宛某某称钱不够,杨某甲等人提出按每条小船500元赔偿,被害人宛某某被迫拿出3500元交给柳某甲,柳某甲当场分给每人500元。
与此同时,被害人朱某某欲驾8××号船离开,被告人杨某甲让宛某某电话联系朱某某“不要跑”,并在分完钱后,上述七人又划各自小铁船追8××号货船,被告人姚某甲、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七人也先后追赶拦截、强登8××号货船,且将各自小铁船拴在该货船船栓上,强令抛锚停船,砸驾驶台扩音器、舵角表等,围攻、威胁朱某某,被告人柳某乙还将驾驶室门玻璃搞碎,被害人朱某某停船后,姚某甲、艾甲等十四人向朱某某索要“赔偿款”6000元人民币,因朱某某随身携带现金不够,被告人姚某甲遂带其至位于散兵镇上银行取款,途中另向其索要300元“领航费”。拿到6300元后,姚某甲通知其他十三名被告人到其小铁船上分钱,并称只拿到5000元钱,自己须拿500元“领航费”,艾甲、杨某甲等十三人每人分赃320元,姚某甲实际分得2140元。
为证实上述指控事实,出庭支持公诉的公诉人当庭宣读或出示了: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及辩解,辨认笔录,物证照片,船舶及船员登记材料,渔政站当班记录,航路图,现场勘查材料,以及敦促投案通知书,各被告人的到案经过、户籍证明等证据材料。
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压坏虾笼为幌子,勒索他人钱财,其中姚某甲涉案两次勒索两被害人7100元,艾甲、杨某甲涉案两次勒索三被害人10300元,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涉案一次勒索两被害人9500元,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涉案两次勒索两被害人6800元,柳某丁涉案一次勒索一被害人6000元,十四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姚某聘请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主任苏柏庭律师为其辩护律师
 

  【苏律师辩护观点】

   一、被告人姚本华具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1、被告人姚本华系本案从犯,结合案情应对其从轻、减轻处罚。
被告人姚本华参与敲诈勒索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首先,他并非共同敲诈勒索的组织、策划或领导者;其次,2015年9月29日上午5时许,他在共同敲诈勒索中系中途加入,且主观上是因为担心自己的虾笼被货船压坏遭受损失,但在打捞后未发现有压坏的虾笼时临时起意产生了占小便宜的心理,辅助其他被告人完成敲诈勒索800元的行为。2015年10月7日涉案过程也是后期被动加入,因接到其他被告人告知有货船压坏虾笼及求助的电话而前往,过程中同样产生了占小便宜的心理,协助其他被告人共同对被害人朱存宾实施了敲诈6300元的行为。至于2015年10月7日涉案过程中被告人姚本华随被害人上岸取钱这一情节在被告人姚本华及其他被告人口供中都能印证:姚本华是在其他被告人都不愿意随被害人上岸取钱,且被害人要求帮忙领航(被害人对航线并不熟悉,无法自行从涉案区域返航至岸上),其他被告人因姚本华来的较晚,且熟悉航道,共同要求姚本华随船主去取款并且领航,加上被告人姚本华法律意识淡薄,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已然涉嫌构成犯罪,答应随被害人上岸取钱。
被告人姚本华将船只领航至码头停靠后,只是静静等待被害人取钱回来,未采取任何过激行为。具体实施敲诈勒索财物等行为都是由其他被告人完成。可见,被告人姚本华在共同犯罪中只是起次要、辅助的作用,是本案的从犯。对于从犯,根据刑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因此,辩护人认为,应结合本案案情对被告人姚本华予以从轻、减轻处罚。
2、被告人姚本华具有自首情节,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根据公安机关《抓获经过》(证据卷第39页):2015年11月24日上午9时许,犯罪嫌疑人姚本华在巢湖管理局卧牛渔政站被抓获。姚本华之所以在巢湖管理局卧牛渔政站被抓获,是被告人姚本华主动投案的结果,且姚本华在自动投案后能够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证据卷71-99页公安机关对姚本华“讯问笔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对于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具体确定从轻、减轻还是免除处罚,应当根据犯罪轻重,并考虑自首的具体情节”。因此,被告人姚本华主动到巢湖管理局卧牛渔政站投案,在侦查机关讯问时能够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依法构成自首。根据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3、被告人姚本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姚本华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参与敲诈勒索犯罪的罪行。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规定:“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因此,被告人“如实供述”是法定的可以从轻处罚情节,被告人姚本华在归案后如实供述,从而使案件得以迅速、顺利地侦破,对姚本华依法可从轻处罚。
二、被告人姚本华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1、被告人姚本华犯罪情节相对较轻。
本案指控被告人姚本华参与的敲诈勒索犯罪,以压坏虾笼为名,敲诈被害人财物,每笔敲诈金额相对较小,没有造成受害人重大经济损失,其犯罪的危害程度相对较小,情节相对较轻。
2、被告人姚本华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
被告人归案后,无论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还是在今天的法庭上,均能如实供述,真诚表示悔过,认罪态度非常好,有悔罪表现,这也反映其易于接受改造。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应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3、被告人姚本华无前科无劣迹,系初犯
被告人姚本华一项表现还是不错的,此次走上犯罪道路是因一时糊涂,在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诱惑之下误入歧途。
4、案发后被告人姚本华能积极退赃,且获得被害人谅解。
案发后,被告人亲属及村干部联系被害人,积极向被害人朱存宾退还6300元人民币,被害人李先详退还800元人民币,弥补被害人的经济损失,有效地平息了被害人的怨恨情绪,同时被害人也表示谅解。(证据卷526页受害人朱存宾签字的“情况说明”)。               
三、建议对被告人姚本华适用缓刑并处罚金。
被告人姚本华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辅助作用,是本案的从犯;其具有自首情节;归案后能如实交待,自愿认罪,犯罪情节较轻,具有诸多法定和酌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并且其自2015年11月25日刑拘以来,已经在看守所关押了将近5个多月,达到了一定的教育和改造目的。辩护人结合姚本华涉案的具体情节,认为应对其适用缓刑并处罚金。以体现惩办与宽大相结合的刑事政策。
 
 
 
【法院观点】

   本院认为: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威胁方法,强索他人钱财,其中姚某甲涉案两次勒索两被害人7100元,艾甲、杨某甲涉案两次勒索三被害人10300元,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涉案一次勒索两被害人9500元,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涉案两次勒索两被害人6800元,柳某丁涉案一次勒索一被害人6000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各被告人均积极参与,所起作用相当,不予区分主从,按各被告人所参与的次数及涉案数额予以区别量刑,被告人姚某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柳某乙、姚某乙的辩护人提出各自被告人系从犯的辩护意见,与事实和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案发后经公安机关敦促,被告人杨某甲、柳某甲、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主动到案,其中被告人柳某甲、柳某乙、王某某、杨某丙、杨某丁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全部犯事实,被告人杨某甲、柳某丙归案后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均可认定为自首,可依法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艾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丁被抓获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系坦白,被告人姚某甲、姚某乙被抓获归案后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可认定为坦白,均可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关于被告人姚某甲、艾甲、邹某某的辩护人提出各自被告人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与事实和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均已退赔三被害人经济损失,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但被告人姚某甲、项某某、姚某乙的辩护人提出三被告人已取得被害人谅解的辩护意见,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人艾甲、杨某乙、邹某某、柳某乙、姚某乙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有过错的辩护意见。因无证据证实本案中各被害人船舶由于偏离航道,压坏五被告人虾笼的事实,故上述五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的该节辩护意见,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合本案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其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决定对各被告人均予以从轻处罚,并对被告人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适用缓刑。辩护人提出与以上相同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与以上不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法院判决】

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姚某甲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七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1月25日起至2016年8月24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艾甲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八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1月25日起至2016年9月24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杨某甲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七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四、被告人柳某甲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六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五、被告人杨某乙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七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六、被告人邹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七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七、被告人项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七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八、被告人柳某乙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六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九、被告人王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被告人柳某丙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六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一、被告人杨某丙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二、被告人杨某丁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三、被告人姚某乙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六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四、被告人柳某丁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六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6)皖0111刑初218号
公诉机关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姚某甲,男,1974年3月25日出生,汉族,小学肄业,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1月25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8日经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执行逮捕。现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苏柏庭,安徽百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艾甲,男,1978年1月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1月25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8日经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执行逮捕。现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夏立冬,安徽安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杨某甲,男,1968年9月22日出生,汉族,小学肄业,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居住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2月14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9日被释放,同月31日被取保候审至今。
辩护人郝国华,安徽徽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柳某甲,男,1976年8月22日出生,汉族,小学肄业,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2月17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取保候审至今。
辩护人王大志,安徽儒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侯磊磊,安徽儒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杨某乙,男,1978年11月1日出生,汉族,小学肄业,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1月25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9日被释放,同月31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静,安徽百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邹某某,曾用名邹俊生,男,1975年10月21日出生,汉族,初中肄业,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1月25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9日被释放,同月31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郭冬梅,安徽云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项某某,男,1982年2月19日出生,汉族,小学肄业,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1月25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9日被释放,同月31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黄贤柏,安徽蒋平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柳某乙,男,1971年4月26日出生,汉族,小学肄业,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2月14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9日被释放,同月31日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乔,安徽徽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某某,男,1983年8月25日出生,汉族,小学肄业,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2月17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取保候审至今。
被告人柳某丙,男,1963年4月7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居住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2月17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取保候审至今。
被告人杨某丙,男,1972年1月6日出生,汉族,小学肄业,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2月17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取保候审至今。
被告人杨某丁,男,1967年6月4日出生,汉族,文盲,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2月17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取保候审至今。
被告人姚某乙,男,1977年1月30日出生,汉族,初中肄业,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1月25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8日经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执行逮捕。现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姜东,安徽中天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郑学鹏,安徽中天恒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人柳某丁,男,1967年4月18日出生,汉族,初中文化,安徽省巢湖市人,渔民,户籍地安徽省巢湖市。2015年11月25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2月28日经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合肥市公安局巢湖水上分局执行逮捕。现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丁宏武,安徽文得律师事务所律师。
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以包检公诉刑诉〔2015〕18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犯敲诈勒索罪,于2016年3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李小芹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姚某甲及其辩护人苏柏庭,被告人艾甲及其辩护人夏立冬,被告人杨某甲及其辩护人郝国华,被告人柳某甲及其辩护人王大志,被告人杨某乙及其辩护人陈静,被告人邹某某及其辩护人郭冬梅,被告人项某某及其辩护人黄贤柏,被告人柳某乙及其辩护人陈乔,被告人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被告人姚某乙及其辩护人姜东、郑学鹏,被告人柳某丁及其辩护人丁宏武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1、2015年9月29日上午5时许,被害人李某某驾驶华瑞1××号货船从巢湖闸往散兵镇中材水泥厂方向行驶,途经8号航标附近时,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八人划上各自小铁船,先后强行登上1××号货船,强行扳货船挡位、令其抛锚,围攻、威胁李某某,并以压坏虾笼为由,索要“赔偿金”,后经打捞未发现有压坏的虾笼,八人仍称“不赔钱就不给走”,被害人李某某只得拿800元给艾甲,八被告人在货船上将钱均分后才离开。
2、2015年10月7日上午5时许,被害人朱某某、宛某某分别驾驶皖天宇8××号、5××号货船,从巢湖闸相继向巢湖市散兵镇方向行驶,被告人杨某甲发现两船途径巢湖水域8号航标附近时,遂打电话告诉艾甲,艾甲遂将其铁船划到两条大船旁,令被害人停船,登上5××号货船,将其小铁船拴在该货船船栓上,又电话通知被告人邹某某等人,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六人随即划着各自小铁船,追赶拦截、强登5××号货船,且将小铁船拴在该货船船栓上,并采取扳挡位、下锚、围攻、威胁等方法迫使被害人宛某某停船,再以压坏虾笼为幌子,要求宛某某“赔偿”四、五千元,后宛某某称钱不够,杨某甲等人提出按每条小船500元赔偿,被害人宛某某被迫拿出3500元交给柳某甲,柳某甲当场分给每人500元。
与此同时,被害人朱某某欲驾8××号船离开,被告人杨某甲让宛某某电话联系朱某某“不要跑”,并在分完钱后,上述七人又划各自小铁船追8××号货船,被告人姚某甲、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七人也先后追赶拦截、强登8××号货船,且将各自小铁船拴在该货船船栓上,强令抛锚停船,砸驾驶台扩音器、舵角表等,围攻、威胁朱某某,被告人柳某乙还将驾驶室门玻璃搞碎,被害人朱某某停船后,姚某甲、艾甲等十四人向朱某某索要“赔偿款”6000元人民币,因朱某某随身携带现金不够,被告人姚某甲遂带其至位于散兵镇上银行取款,途中另向其索要300元“领航费”。拿到6300元后,姚某甲通知其他十三名被告人到其小铁船上分钱,并称只拿到5000元钱,自己须拿500元“领航费”,艾甲、杨某甲等十三人每人分赃320元,姚某甲实际分得2140元。
为证实上述指控事实,出庭支持公诉的公诉人当庭宣读或出示了: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及辩解,辨认笔录,物证照片,船舶及船员登记材料,渔政站当班记录,航路图,现场勘查材料,以及敦促投案通知书,各被告人的到案经过、户籍证明等证据材料。
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压坏虾笼为幌子,勒索他人钱财,其中姚某甲涉案两次勒索两被害人7100元,艾甲、杨某甲涉案两次勒索三被害人10300元,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涉案一次勒索两被害人9500元,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涉案两次勒索两被害人6800元,柳某丁涉案一次勒索一被害人6000元,十四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当庭中,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敲诈勒索罪的事实均供认不讳,未作辩解。
庭审中,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姚某乙、柳某丁的辩护人对本案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定性均不持异议,但被告人姚某甲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姚某甲无前科、劣迹,属初犯,犯罪情节相对较轻,系从犯,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希望法庭对被告人姚某甲适用缓刑;被告人艾甲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艾甲属初犯、偶犯,犯罪的社会危害性不大,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被害人有一定的过错,希望法庭对被告人艾甲适用缓刑;被告人杨某甲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杨某甲分赃较少,系从犯,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希望法庭对被告人杨某甲从轻、减轻或免于刑事处罚;被告人柳某甲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柳某甲无前科、劣迹,系从犯,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希望法庭对被告人柳某甲适用缓刑;被告人杨某乙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杨某乙无前科,系从犯,有坦白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被害人有一定的过错,希望法庭对被告人杨某乙适用缓刑;被告人邹某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邹某某属初犯、偶犯,犯罪金额小、社会危害性不大,系从犯,有自首情节,被害人有一定的过错,希望法庭对被告人邹某某适用缓刑;被告人项某某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项某某属初犯、偶犯,犯罪的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不大,有坦白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希望法庭对被告人项某某判处管制,或拘役并适用缓刑;被告人柳某乙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柳某乙属初犯、偶犯,分赃较少,系从犯,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被害人有一定的过错,希望法庭对被告人柳某乙适用缓刑;被告人姚某乙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姚某乙属初犯、偶犯,犯罪情节较轻、主观恶性较小,系从犯,有坦白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被害人有一定的过错,希望法庭对被告人姚某乙减轻处罚;被告人柳某丁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柳某丁犯罪情节相对较轻,有坦白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希望法庭对被告人柳某丁判处拘役或管制。
经审理查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犯敲诈勒索罪的事实成立。
另查明: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姚某乙、柳某丁均于2015年11月24日被抓获归案;在公安机关发出敦促投案通知书后,被告人杨某甲、柳某甲、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于2015年12月7日至11日先后到公安机关投案。被告人姚某甲、杨某甲、柳某丙、姚某乙到案后,在公安机关对其进行第一次讯问时,其仅供述了起诉书指控的第二起犯罪事实,未能如实供述起诉书指控的第一起犯罪事实。
再查明:案发后,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或其亲属,于2015年11月26日退还被害人宛某某、朱某某被敲诈款项共计9800元。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或其亲属,于2016年4月1日将敲诈被害人李某某800元款项退缴至本院。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害人李某某、宛某某、朱某某的陈述,证人张某甲、伍某某、张某乙、沐某某、艾某乙的证言,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的供述与辩解,被害人李某某、宛某某、朱某某及证人张某甲的辨认笔录,现场勘查笔录、现场方位图、现场及物证照片,敦促犯罪嫌疑人投案通知书,船舶及船员登记材料,卧牛渔政管理站日常当班事务记录表,巢湖湖区航路图,缴款票据,以及公安机关出具的各被告人的归案经过证明材料等。户籍信息,证实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犯罪时均已达负完全刑事责任年龄。
上述证据均经当庭举证、质证,能相互印证证实上述查明的事实,其客观性、关联性和合法性本院予以确认。
本案开庭后,被害人李某某2016年5月3日,至本院领取其被敲诈的800元款项。
本院认为: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威胁方法,强索他人钱财,其中姚某甲涉案两次勒索两被害人7100元,艾甲、杨某甲涉案两次勒索三被害人10300元,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涉案一次勒索两被害人9500元,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涉案两次勒索两被害人6800元,柳某丁涉案一次勒索一被害人6000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在共同犯罪中,各被告人均积极参与,所起作用相当,不予区分主从,按各被告人所参与的次数及涉案数额予以区别量刑,被告人姚某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柳某乙、姚某乙的辩护人提出各自被告人系从犯的辩护意见,与事实和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案发后经公安机关敦促,被告人杨某甲、柳某甲、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主动到案,其中被告人柳某甲、柳某乙、王某某、杨某丙、杨某丁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全部犯事实,被告人杨某甲、柳某丙归案后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均可认定为自首,可依法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艾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丁被抓获归案后能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系坦白,被告人姚某甲、姚某乙被抓获归案后能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可认定为坦白,均可依法予以从轻处罚。关于被告人姚某甲、艾甲、邹某某的辩护人提出各自被告人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与事实和法律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均已退赔三被害人经济损失,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但被告人姚某甲、项某某、姚某乙的辩护人提出三被告人已取得被害人谅解的辩护意见,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被告人艾甲、杨某乙、邹某某、柳某乙、姚某乙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有过错的辩护意见。因无证据证实本案中各被害人船舶由于偏离航道,压坏五被告人虾笼的事实,故上述五被告人的辩护人提出的该节辩护意见,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综合本案被告人姚某甲、艾甲、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其认罪态度和悔罪表现,决定对各被告人均予以从轻处罚,并对被告人杨某甲、柳某甲、杨某乙、邹某某、项某某、柳某乙、王某某、柳某丙、杨某丙、杨某丁、姚某乙、柳某丁适用缓刑。辩护人提出与以上相同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与以上不同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款、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姚某甲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七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1月25日起至2016年8月24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艾甲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八千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11月25日起至2016年9月24日止。罚金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三、被告人杨某甲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七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四、被告人柳某甲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六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五、被告人杨某乙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七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六、被告人邹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七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七、被告人项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七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八、被告人柳某乙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六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九、被告人王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被告人柳某丙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六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一、被告人杨某丙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二、被告人杨某丁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三、被告人姚某乙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六千五百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十四、被告人柳某丁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六千元(已缴纳)。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三份。
审判长 凌圣荣审判员陈永骜人民陪审员张正凤
二〇一六年五月十三日
书记员 杨                 宇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司法解释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七十四条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第三款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第二款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第三款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敲诈勒索公私财物价值二千元至五千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可以根据本地区经济发展状况和社会治安状况,在前款规定的数额幅度内,共同研究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
第八条对犯敲诈勒索罪的被告人,应当在二千元以上、敲诈勒索数额的二倍以下判处罚金;被告人没有获得财物的,应当在二千元以上十万元以下判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一条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一)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
(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
……
第三条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对于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具体确定从轻、减轻还是免除处罚,应当根据犯罪轻重,并考虑自首的具体情节。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855130110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