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关键词找到我们!

律师资讯

共同犯罪中不予区分主、从犯的判断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1-06     浏览次数: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2019)皖0103刑初125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盗窃罪
3、当事人
公诉人: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显贞
4、被告人辩护律师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陈静律师

【基本案情】

1、2018年11月5日凌晨,被告人王晨晨驾驶一辆燃油三轮车,载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母亲)、王显贞(王晨晨父亲),沿合肥市庐阳区北二环附近行驶,寻找盗窃作案目标。至灵璧路与利辛路交口处时,见被害人刘某停在路边的吊车无人看管,周凤丽、王显贞遂下车,通过撬、推的方式将吊车上一块1.8米*1.8米厚15厘米的支腿钢板(鉴定价值人民币1165元)搬至三轮车上盗走。后三人以同样方式,分别将被害人张某停放于阜阳北路与灵璧路交口的吊车上一块1.65米*1.65米厚4厘米的支腿钢板(鉴定价值人民币3501元)盗走;将被害人陈某停放于阜阳北路与涡阳路交口东500米附近的吊车上一块1.5米*1.5米厚3厘米和一块1.5米*1.3米厚3厘米的支腿钢板(鉴定价值合计人民币4051元)盗走。后三人将所盗钢板以人民币1200元的价格销赃给他人。
2、2018年11月14日凌晨,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驾驶燃油三轮车至合肥市庐阳区大杨镇中铁品园南大门口,见被害人李某停放于此的一辆绿色燃油三轮车(不具备鉴定条件)没有外锁,王晨晨遂采取重接思维线的方式,将车发动、由周凤丽将车骑走,二人共同逃离现场。后以人民币150元价格销赃给他人。
被害人发现财物被盗后报案。2018年11月15日,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公安民警在本市周谷堆批发市场附近将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抓获。同年11月19日,公安民警在本市瑶海区龙岗不夜城附近的民房内将王晨晨抓获。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归案后,如实供认了涉嫌盗窃的犯罪事实。
案发后,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王显贞已经赔偿被害人刘某、张某、陈某、李某的经济损失,取得了四名被害人的谅解。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王显贞分别向法院预交罚金人民币4000元、4000元、2000元。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王显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窃取的手段,多次盗窃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8717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王显贞系盲人,可以从轻处罚。

案件焦点

盗窃罪的定罪是以次数为标准还是以数额为标准,被告人有哪些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理。

律师辩护观点

1、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盗窃罪的定性没有异议,但是应当是以盗窃的次数而不应当以数额定罪量刑;
2、被告人王显贞是盲人,依法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本案是共同犯罪,王显贞双目失明多年,不具备主动实施犯罪活动的行为能力,其只是被动参与了协助搬物和随同销赃,在本案中王显贞只起到了次要的作用,属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王显贞在归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具有坦白的情节,且已经已经主动赔偿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王显贞没有犯罪前科,是初犯,可以酌情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王显贞在庭审之前已经自愿缴纳了罚金,可以从宽处罚。
综上,建议对被告人王显贞单处罚金。
法院裁判
合肥市庐阳区法院认为: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窃取的手段,多次盗窃他人财物,且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应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系共同犯罪,本院不予区分主、从犯,按照三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情节、作用分别依法惩处。被告人王显贞系盲人,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因生活所迫实施盗窃行为,但在案发后已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了被害人谅解;并积极预交罚金,有悔罪表现,均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周凤丽有前科劣迹,应酌情从严处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中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与法律规定相符的,本院予以采信;相悖的,本院不予采信。公诉机关的指控,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一、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项、第(六)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周凤丽犯盗窃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二、被告人王晨晨犯盗窃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三、被告人王显贞犯盗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律师后语】

该案属于盗窃罪,所谓盗窃罪就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公私财物且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行为。首先,被告王显贞与王晨晨、周凤立基于共同的故意实施盗窃行为,实施犯罪行为时主观上对于盗窃金额并没有明确要求,其盗窃行为所涉案金额共计8717元,属于数额较大,构成盗窃罪。由于被告王显贞单个行为已经构成刑事犯罪,所以不需要考虑被告王显贞之前是否受到行政处罚从而以次数来定罪处罚。其次,被告王显贞、王晨晨和周凤立属于共同犯罪,虽然三人都实施了盗窃行为,但三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不同,其中被告王显贞的行为起次要作用,具体表现为在具体犯罪中处于被支配地位。法院应当结合案件的具体情节,对于能够认定主犯从犯的案件予以认定,或者对于做出不予认定主犯从犯的决定进行说理,而该案法院判决中仅做出不予区分主、从犯的决定而未对该决定的做出进行说理,因此缺少信服力。

 
 编写人: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涂萍萍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皖0103刑初125号

 
公诉机关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周凤丽,女,1968年11月27日出生,汉族,安徽省利辛县人,文盲,无业,户籍所在地安徽省利辛县。曾因盗窃,分别于2016年10月经合肥市公安局新站分局决定被行政拘留十四日;于2018年11月15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行政拘留七日。因涉嫌犯盗窃罪,2018年11月22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4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唐雄文,安徽皖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晨晨,男,1993年5月14日出生,汉族,安徽省利辛县人,高中文化程度,无业,户籍所在地河安徽省利辛县。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8年11月20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4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唐婷婷,上海建玮(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王显贞,男,1969年12月11日出生,汉族,安徽省利辛县人,盲人,小学文化程度,无业,户籍所在地河安徽省利辛县。因盗窃,于2018年11月15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行政拘留七日。因涉嫌犯盗窃罪,2018年11月22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静,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以庐阳检刑诉[2019]6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王显贞犯盗窃罪,于2019年2月12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邵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王显贞及辩护人唐雄文、唐婷婷、陈静(均系合肥市庐阳区法律援助中心接本院通知指派)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8年11月5日凌晨,被告人王晨晨驾驶一辆燃油三轮车,载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母亲)、王显贞(王晨晨父亲),沿合肥市庐阳区北二环附近行驶,寻找盗窃作案目标。至灵璧路与利辛路交口处时,见被害人刘某停在路边的吊车无人看管,周凤丽、王显贞遂下车,通过撬、推的方式将吊车上一块1.8米*1.8米厚15厘米的支腿钢板(鉴定价值人民币1165元)搬至三轮车上盗走。后三人以同样方式,分别将被害人张某停放于阜阳北路与灵璧路交口的吊车上一块1.65米*1.65米厚4厘米的支腿钢板(鉴定价值人民币3501元)盗走;将被害人陈某停放于阜阳北路与涡阳路交口东500米附近的吊车上一块1.5米*1.5米厚3厘米和一块1.5米*1.3米厚3厘米的支腿钢板(鉴定价值合计人民币4051元)盗走。后三人将所盗钢板以人民币1200元的价格销赃给他人。2018年11月14日凌晨,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驾驶燃油三轮车至合肥市庐阳区大洋镇中铁品园南大门口,见被害人李某停放于此的一辆绿色燃油三轮车(不具备鉴定条件)没有外锁,王晨晨遂采取重接思维线的方式,将车发动、由周凤丽将车骑走,二人共同逃离现场。后以人民币150元价格销赃给他人。为证明上述事实,公诉机关在庭审中宣读、出示了受理案件登记表、归案经过、指认现场笔录及照片、户籍证明等书证;被害人刘某、陈某、张某、李某陈述;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王显贞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王显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窃取的手段,多次盗窃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8717元,数额较大,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王显贞系盲人,可以从轻处罚。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周凤丽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对公诉机关指控周凤丽犯盗窃罪的罪名不持异议,但不应当以盗窃金额定罪量刑;2、本案中几名被告人是由于生活所迫而盗窃,应当减少基准刑20%以下;3、周凤丽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坦白,主动认罪认罚,应当予以从宽处理;4、周凤丽亲属赔偿了被害人损失,获得谅解,综上,请求法庭对被告人周凤丽以从宽处理。
被告人王晨晨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晨晨犯盗窃罪的定性没有异议;2、被告人王晨晨在归案之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被告人王晨晨在庭审前已取得被害人的谅解;被告人悔罪、认罪态度较好,并当庭自愿认罪;被告人王晨晨案发前无不良记录,平时表现一贯良好,没有前科劣迹,根据本案的基本事实、犯罪情节、社会危害程度以及被告人的认罪态度,建议法庭对被告人王晨晨适用缓刑。
被告人王显贞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犯盗窃罪的定性没有异议,但是应当是以盗窃的次数而不应当以数额定罪量刑;2、被告人王显贞是盲人,依法可以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本案是共同犯罪,王显贞双目失明多年,不具备主动实施犯罪活动的行为能力,其只是被动参与了协助搬物和随同销赃,在本案中王显贞只起到了次要的作用,属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王显贞在归案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具有坦白的情节,且已经已经主动赔偿并取得被害人的谅解,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王显贞没有犯罪前科,是初犯,可以酌情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王显贞在庭审之前已经自愿缴纳了罚金,可以从宽处罚,综上,建议对被告人王显贞单处罚金。
经审理查明:1、2018年11月5日凌晨,被告人王晨晨驾驶一辆燃油三轮车,载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母亲)、王显贞(王晨晨父亲),沿合肥市庐阳区北二环附近行驶,寻找盗窃作案目标。至灵璧路与利辛路交口处时,见被害人刘某停在路边的吊车无人看管,周凤丽、王显贞遂下车,通过撬、推的方式将吊车上一块1.8米*1.8米厚15厘米的支腿钢板(鉴定价值人民币1165元)搬至三轮车上盗走。后三人以同样方式,分别将被害人张某停放于阜阳北路与灵璧路交口的吊车上一块1.65米*1.65米厚4厘米的支腿钢板(鉴定价值人民币3501元)盗走;将被害人陈某停放于阜阳北路与涡阳路交口东500米附近的吊车上一块1.5米*1.5米厚3厘米和一块1.5米*1.3米厚3厘米的支腿钢板(鉴定价值合计人民币4051元)盗走。后三人将所盗钢板以人民币1200元的价格销赃给他人。
2、2018年11月14日凌晨,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驾驶燃油三轮车至合肥市庐阳区大杨镇中铁品园南大门口,见被害人李某停放于此的一辆绿色燃油三轮车(不具备鉴定条件)没有外锁,王晨晨遂采取重接思维线的方式,将车发动、由周凤丽将车骑走,二人共同逃离现场。后以人民币150元价格销赃给他人。
被害人发现财物被盗后报案。2018年11月15日,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公安民警在本市周谷堆批发市场附近将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抓获。同年11月19日,公安民警在本市瑶海区龙岗不夜城附近的民房内将王晨晨抓获。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归案后,如实供认了涉嫌盗窃的犯罪事实。
案发后,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王显贞已经赔偿被害人刘某、张某、陈某、李某的经济损失,取得了四名被害人的谅解。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人周凤丽、王晨晨、王显贞分别向本院预交罚金人民币4000元、4000元、2000元。
另查明,被告人王显贞系盲人。
上述事实,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报案单、公安机关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被害人刘某、张某、陈某、李某的笔录、接受证据清单及照片、现场指认笔录及照片、价格认定结论书、被告人户籍证明、归案经过、行政处罚决定书、解除拘留证明书、拘留证、取保候审决定书等证据与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的供述可相互印证,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秘密窃取的手段,多次盗窃他人财物,且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应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系共同犯罪,本院不予区分主、从犯,按照三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情节、作用分别依法惩处。被告人王显贞系盲人,依法可以减轻处罚。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周凤丽、王显贞、王晨晨因生活所迫实施盗窃行为,但在案发后已赔偿被害人损失,取得了被害人谅解;并积极预交罚金,有悔罪表现,均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周凤丽有前科劣迹,应酌情从严处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中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与法律规定相符的,本院予以采信;相悖的,本院不予采信。公诉机关的指控,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一、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第(一)项、第(六)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周凤丽犯盗窃罪,判处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二、被告人王晨晨犯盗窃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三、被告人王显贞犯盗窃罪,判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
(罚金已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此页无正文)
审 判 长  朱 江
人民陪审员  李长应
人民陪审员  杨 健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钟 丽
附本判决所引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第二十五条第一款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第一款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第七十二条第三款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第一款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第七十三条第三款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财产刑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四条犯罪情节较轻,适用单处罚金不致再危害社会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依法单处罚金:
(一)初犯、偶犯;
(六)全部退赃并有悔罪表现的;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8-551-33888
浏览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