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百度搜索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关键词找到我们!

律师资讯

故意伤害罪中有哪些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理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01-06     浏览次数: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2018)皖0103刑初544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故意伤害罪
3、当事人
公诉人: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孙福祥
4、被告人辩护律师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陈静律师

【基本案情】

被告人孙福祥与被害人周某均为货车驾驶员,2018年6月1日7时许,两人至本市庐阳区北二环与淮南路交口板桥河木材市场拉货时,因堵车让道问题发生口角。双方老板王玉清、陈林闻讯赶来后,也发生口角并厮打在一起。周某见状报警并使用手机拍摄王玉清、陈林打架现场,孙福祥气愤,上前用拳头击打周某的头面部,周某倒地后,孙福祥又上前朝周某的腹部踢踹,致周某左第4、5、6肋骨折,后合肥市公安局杏林派出所民警赶至现场,将孙福祥带回处理。
经合肥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周某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
2018年8月7日,被告人孙福祥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主动到杏林派出所,归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孙福祥遇事不能冷静处理,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案件焦点

被告人有哪些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理。

律师辩护观点

被告人孙福祥的行为构成自首,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孙福祥的亲属代其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建议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法院裁判

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孙福祥遇事不能冷静处理,采取暴力手段故意伤害他人,致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孙福祥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主动到案,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认定为自首,可以从轻处罚;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谅解,具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宽处罚。公诉机关的指控,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孙福祥的行为构成自首,可从轻处罚;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信;建议对其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孙福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8月7日起至2019年2月6日止)。

【律师后语】

凡事“三思而立”,个人的冲动行为一不小心就可能触碰到法律的底线。本案是由日常的交通纠纷演化成的刑事案件,被告的自身冲动行为不仅给受害人带来身体上的伤害,也给自己带来金钱的损失和自由的受限。在此希望每个人能遇事冷静,不要用生命和自由为自己的冲动买单。


编写人: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涂萍萍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皖0103刑初544号
公诉机关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孙福祥,男,1969年11月5日出生,汉族,安徽省寿县人,初中文化,货车司机,户籍住址安徽省寿县。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8年8月7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刑事拘留,2018年8月21日经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批准由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执行逮捕,现押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陈静,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以庐检刑诉[2018]58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孙福祥犯故意伤害罪,于2018年11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何某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孙福祥及辩护人陈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8年6月1日7时许,被告人孙福祥和同为货车驾驶员的被害人周某在本市庐阳区北二环与淮南路交口板桥河木材市场拉货时,因堵车发生口角,厮打,孙福祥致周某轻伤二级。庭审中,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有:报案单材料、受案登记表等书证、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等。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孙福祥遇事不能冷静处理,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提请本院依法予以惩处。
被告人孙福祥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孙福祥的行为构成自首,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孙福祥的亲属代其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建议对其免予刑事处罚。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孙福祥与被害人周某均为货车驾驶员,2018年6月1日7时许,两人至本市庐阳区北二环与淮南路交口板桥河木材市场拉货时,因堵车让道问题发生口角。双方老板王玉清、陈林闻讯赶来后,也发生口角并厮打在一起。周某见状报警并使用手机拍摄王玉清、陈林打架现场,孙福祥气愤,上前用拳头击打周某的头面部,周某倒地后,孙福祥又上前朝周某的腹部踢踹,致周某左第4、5、6肋骨折,后合肥市公安局杏林派出所民警赶至现场,将孙福祥带回处理。
经合肥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周某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
2018年8月7日,被告人孙福祥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主动到杏林派出所,归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另查明,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害人周某向本院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被告人孙福祥赔偿其医药费、误工费等经济损失77000元。经本院主持调解,孙福祥的亲属与周某达成了和解协议,由孙福祥一次性赔偿宁磊医药费、误工费等经济损失人民币66000元,孙福祥的亲属已按协议履行,周某向本院申请撤回附带民事诉讼,并表示对孙福祥的行为予以谅解。
上述事实,被告人孙福祥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公安机关的受案登记表、接警记录单、立案决定书;被害人周某的报案材料及其陈述笔录;证人王玉清、赵某等人的证言笔录;现场照片;合肥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归案经过材料、户籍证明、拘留证、逮捕证、和解协议、收据等证据与被告人孙福祥的供述相互印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孙福祥遇事不能冷静处理,采取暴力手段故意伤害他人,致人轻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孙福祥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主动到案,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认定为自首,可以从轻处罚;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谅解,具有悔罪表现,可酌情从宽处罚。公诉机关的指控,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孙福祥的行为构成自首,可从轻处罚;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信;建议对其免予刑事处罚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孙福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刑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8月7日起至2019年2月6日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此页无正文)
审 判 长  钟 成
审 判 员  袁良群
人民陪审员  李长应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书 记 员  郑丹丹
附本案引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一)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或者其他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犯罪嫌疑人因病、伤或者为了减轻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为投案,或者先以信电投案的;罪行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的;公安机关通知犯罪嫌疑人的亲友,或者亲友主动报案后,将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又逃跑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
犯有数罪的犯罪嫌疑人仅如实供述所犯数罪中部分犯罪的,只对如实供述部分犯罪的行为,认定为自首。
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除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还应当供述所知的同案犯,主犯则应当供述所知其他同案犯的共同犯罪事实,才能认定为自首。
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又翻供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但在一审判决前又能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为自首。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58-551-33888
浏览手机站